爸爸的"狐朋狗友"

            

                                        ---吠天犬“大黑”的故事

     

                     山东平邑第四小学 三年七班 张沂蒙 

 

    二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爸爸经常讲起他和大黑的故事,每当他讲起的时候,我在旁边总是要掉好多好多眼泪,记忆中的“大黑”离开我们己有20多年了,可它许多年前被人无情扼杀的一幕却至今难忘! 

    童年的时候,爸爸家里非常贫穷,每天除了帮大人干活,就是在油灯下学习,听大人们讲话、聊天,那时候没有电视,唯一陪伴他们的就是有一只可爱的小狗,它全身乌黑发亮,所以都叫它吠天犬---大黑。其实它从很小的时候就跟他们在一起的,它特别的听话和玩皮,每当吃饭的时候,它总是很温顺地爬在桌子底下,轻轻地依偎着爸爸,不停地寻找他们吃饭落下的东西,爸爸他们偶尔想起它的时候,也会给它一点吃剩的东西。俗话说“儿不嫌娘丑,狗不嫌家贫”,它总是受宠若惊地高兴的望着爸爸,从不嫌弃爸爸他们的态度,依然忠实地追随着爸爸。在农村,他们小时候爬树、掏鸟蛋、去野外放牛、洗澡、偷水果、打架,大黑几乎和我爸爸他们形影不离,每次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高兴得摇头晃脑、东张西望,有时嘴里还不停地汪汪汪……叫个不停,为爸爸摇旗呐喊,擂鼓助威,保驾护航。有这样的“铁子”做后盾,爸爸总是信心十足,每次行动时都有一种“御鲸牧狮,龙翔虎步,提兵十万横边朔”豪迈,并且是屡战屡胜,屡屡得手。究竟它曾目睹了多少爸爸他们的童年趣事和秘密。我已写不清了,反正就连爸爸看小人书的时候,它都静静地坐在身边,专注地望着他,同他一起分享知识带来的快乐。“疾风知劲草,板荡识权臣。”它让爸爸最难忘的就是在那些不怀好意的陌生人来家的时候,它都挺身而出,勇往直前,叫的特别凶,从不让人靠近我爸爸的家门,俨然是一名保家卫国的战士。颇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谁敢横刀立马”的气势,真不愧是铁血丹心的吠天犬---大黑。然而时运不济,命运多舛。小学二年级的一天,爸爸放学回家,正赶上村里的打狗队挨家挨户地捕杀狗,爸爸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觉得“大黑”就要永远永远的离开他了,他拼命地哭喊着,想留下大黑,可那时有谁会听一个小孩子的话呢?

    江湖易老,光阴难又。每当爸爸忆起往昔峥嵘岁月,他总是眼角眉梢都似恨,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他说他永远不会忘记那记忆中最伤心的一瞬,大黑被三个人按在地上,用绳子套住它的脖子,吊在大门框上,只见它的腿不停地蹬着,眼里全是惊恐和绝望……。爸爸无奈而又伤心地眼睁睁看着大黑离开了他,大黑离开的日子里,他曾独自一个人茫然若失地想念了它很久很久……爸爸说两个多月后,我们家就被小偷偷了东西。我坚信如果当时大黑在的话,这件事决不会发生,这使我们以后愈加思念“大黑”的忠诚、义气、亲情与勇敢!    呜呼!大黑,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指导老师:王秀琴 部分修饰指导:方向飞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