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GDP


   1. 以国际汇率计算的GDP总量。(中国5.75万亿美元)
   2. 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总量。(中国10.08万亿美元)
   3. 以国际汇率计算的人均GDP。(中国4283美元)
   4. 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中国7518美元)
   注:中国的数据仅包含内地,港澳台都另外单独计算。
   1、【GDP总量(以国际汇率计算)】
   201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列表  
   中国按国际汇率计算的GDP已经超过日本名列第二,相当于美国的39.3%。
   — World 61,963,429[4] 世界总计
   — European Union 16,106,896[4] 欧盟
   1 United States 14,624,184 美国
   2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5,745,133[2] 中国
   3 Japan 5,390,897 日本
   4 Germany 3,305,898 德国
   5 France 2,555,439 法国
   6 United Kingdom 2,258,565 英国
   7 Italy 2,036,687 意大利
   8 Brazil 2,023,528 巴西
   9 Canada 1,563,664 加拿大
   10 Russia 1,476,912 俄罗斯

2009年世界各国GDP排名
      1、美国 14.8万亿
      2、中国 5.2万亿
      3、日本 5万亿
      4、德国 3.5万亿
      5、法国 2.5万亿
      6、意大利 2.2万亿
      7、英国 2万亿
      8、加拿大 1.5万亿
      9、西班牙 1.4万亿
      10、印度 1.3万亿

2010年中国各省GDP
名次              GDP(亿元)    增长(%)    常驻人口(万人)          人均GDP(元)
1 广 东         37775.49          5.83%              9449                     39978
2 山 东         33621.32          8.20%              9367                     35893
3 江 苏         33478.76         10.45%             7625                     43907
4 浙 江         22716.98           5.73%             5060                     44895
5 河 南         19724.73           7.16%             9360                     21073
6 河 北         17067.99           5.44%             6943                     24583
7 辽 宁         14696.23           9.18%             4298                     34193
8 上 海         14344.73           4.72%             1858                     77205
9 四 川         14050.78          12.35%            8127                     17289
10 湖 南        12939.85         10.25%            6355                     19355
11 湖 北         12866.05         10.91%            5699                     22050
12 福 建         11855.08          9.14%            3581                     33106
13 北 京         11469.28          9.36%            1633                     70234
14 安 徽         10191.48         14.85%            6118                     16656
15 内蒙古         8967.52         15.55%             2405                    37287
16 黑龙江         8257.24          -0.63%             3824                    21593
17 广 西           7903.47         10.21%            4768                     16576
18 陕 西           7752.20           13.8%             3748                    20497
19 吉 林           7072.25          10.09%            2730                     25906
20 天 津           7068.56            9.52%            1115                     63395
21 山 西           7050.38            1.62%            3393                     20779
22 江 西           6954.12            7.32%             4368                    15921
23 云 南           6178.25             8.39%            4514                   13687
24 重 庆           5693.58            11.73%           2816                     20219
25 新 疆           4005.41             -4.70%           2095                    19119
26 贵 州           3662.43              9.88%           3975                     9214
27 甘 肃           3373.78              6.23%           2619                    12882
28 海 南           1585.19              8.65%             845                   18760
29 宁 夏           1198.15             11.98%            610                    19642
30 青 海           1012.69              5.38%             552                   18346
31 西 藏            434.34              10.80%            284                   15294

国民净福利(绿色GDP)
    我们这里所说的“国民净福利”,并不是单单指社会福利问题,而是西方的一些经济学者近年来提出的一个衡量经济发展水平的综合性指标,是对国内生产净值的一个修正。考察国民经济的发展不能只依据最终产品数量的多少,同时要考虑到生产与环境的关系、劳动于闲暇的关系。因此,我们也就可以把国民净福利的计算公式大致列为:
国民净福利 = 净增加值 + 为改善环境资源的质量的投入 – 以破坏环境为代价而得到的产出 + 虚拟的闲暇时间内的活动价值
    首先,让我从经济发展与环境问题方面来研究一下国民净福利问题:长期以来,人们没有把环境和自然资源的保护列入经济学的范畴。随着环境污染问题的日趋严重,迫使人们不得不从经济代价的角度考虑环境问题,从而提出了“污染代价”、“环境质量的价值”、“资源价值”等经济概念,并被经济学家广为接受。
    任何形态的社会,要能存在和发展,必须进行生产和在生产。不论是简单再生产还是扩大再生产,人类都得通过一系列的劳动加工,把周围环境里的自然资源,最终转化为生活资料,以满足生存的需要。扩大再生产较之简单再生产,则有了增长的概念,以获得更多的生活资料,满足发展与享受的需要。实现扩大再生产所需的更大规模的转化,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增加被转化的资源总量;另一种是不增加资源的消耗总量,而提高单位资源的转化率。前者扩大了生产能力,属于外延扩大在生产;后者提高了生产效率,属于内含扩大再生产。然而无论哪种形式的在生产,都是以环境资源作为在生产的物质基础。

    国内生产总值统计的局限性在于,它忽视了一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性。也就是完全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就是以牺牲长期的可持续发展为代价,换取短期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这也是联合国特别呼吁各国政府要注意的,那就是政府处于追求政绩或者大选的考虑而片面追求短期发展。从统计方法看,这种局限性主要在于国内生产总值统计未考虑到生态环境的变化所产生的外部效应,既有正效应,如环境改善导致的福利增加;也有负效应,如环境恶化导致的未来成本增加。而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中得到反映。再就是人力资本的价值存量没有反映,而我们知道,人力资本存量决定了一国未来长期发展的潜力和根本动力,一个国民素质很低 之,一个具备良好的人力资本状况的国家将具有很大的未来经济发展的潜力。

实力GDP                                                     孙力舟

GDP与挨打的关系

      100年前中国挨打时,中国的GDP占世界第一,所以中国经济不落后。那为什么挨打?因为政治落后。但作者不敢这样讲,或者希望读者自己得出此结论。但是从读者的反应看,许多人被朱教授绕糊涂了。

      我在此替朱教授把他论证的过程和论据补充完整。

      首先,落后是一个综合的考评。经济只是之一,还有政治制度、文化习俗、军事力量。综合起来看,清朝在政治制度上已经与西方差了一个朝代,所以即使有好的枪炮也无用(甲午海战时中国清军舰队的实力优于日军),更何况多些物质财富呢。

所以建国以后的任何文章、宣传中从没有人掩饰满清政府的政治腐朽和落后,只是对GDP的数据缺乏。

      另一方面,朱教授作为一个学者,应该有比一般人更多的信息,分工而已。但是作为学者,在享有信息后更应该对自己的结论负责。

      第二,纵观中外古今的历史及战争史,挨打也是个复杂的现象,绝不能仅仅看成是经济比较的结果。首先有人进攻你多半是因为你比他富有。中国历史上匈奴、突厥、辽、西夏、金、后金(满清)不断地进攻中原,皆是缘于物质财富上的觊觎。当时的汉族政权建立的“中央之国”无一不是让他们眼馋的肥肉。

      而且在政治制度、文化上,中原都处于领先,但为什么被游牧、落后的经济政治体打击、击溃呢?那是因为军事上落后。

      冷兵器时代,游牧民族习武强武之风远甚于文化上安享太平的中原农耕民族。所以,落后就要挨打,没错。只是我们对这落后要有全面的认识,政治、经济、军事,任何一方面落后都可能挨打。而且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上的发展从来都不是天然地齐头并进的。这一点鲁迅早说过,倘是一头雄狮,肥也就肥吧;如果是一头羊,太肥了,未必是好事。

      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结论:肥不等于先进。

      第三,落后就要挨打,直到目前还是一条铁律。因为目前的世界人口与资源的矛盾远没有解决,相反将更加激烈。

      科威特经济上先进于伊拉克(这是挨打的原因),但军事力量上弱(落后)于伊拉克,于是挨打;而伊拉克在军事、政治、经济上均落后于美国,于是挨美国的打。可能有人说我这不过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但到目前人类社会的进化、矛盾以及解决都没有超越这个规律。为什么?因为超越这个规律的种族和国家都消亡了。

晚清GDP世界第一却挨打

      抗日战争爆发前的1936年,中国的GDP远高于日本,约为日本的1.9倍至2.8倍,但无论是日本政府、中国政府,还是西方的观察家,都认为日本明显强于中国。

      6月19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的年度报告指出,按照目前趋势,中国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将在今年或明年超过日本。对全体中国人来说,这无疑是值得高兴的消息,然而,中国近现代史也告诉我们,如果国富而兵不强,即使GDP排名靠前也会挨打。

      1.康乾盛世:中国GDP世界第一按照英国著名经济史和经济统计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预测:中国可能在2015年恢复其世界头号经济体的地位,到2030年,中国占世界GDP的比重可能增加到23%,那时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也会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1/3。

      麦迪森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经济历史数据考证与分析专家,他的多部著作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出版。他为了尽量减少汇率和通货膨胀等因素对统计真实的经济规模的影响,采取了购买力平价的计算方式,并创造出“1990年国际元”作为衡量经济总量和人均收入的单位。下文引用的数据,除了特别注明的,都来自他的研究成果。

      按照麦迪森的说法,从17世纪末到19世纪初,清王朝统治下的中国在经济上的表现相当出色。1700年到1820年,中国的GDP不但排名世界第一,在世界的比例也从22.3%增长到32.9%。与此同时,中国人口从占世界总量的22.9%增长到36.6%。

      但是,从18世纪60年代开始,英国率先进行工业革命,并扩展到法美等国,而中国仍停留在农业和手工业时代,经济呈现出粗放型增长。

    2.1895年,中国经济总量被美国超越

    我们经常说近代的中国“积贫积弱”,但如果按照近20多年来经济史学家提供的数据,近代中国其实一直是个经济大国。《大国的兴衰》引用经济史学者贝罗克的统计,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的宝座直到1890年才被美国抢去。

      麦迪森也认为:“中国在之前近两千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到了19世纪90年代,它的这个位置被美国所取代。”他认为,中国GDP被美国超过的确切时间,是中日签订《马关条约》的1895年。

      从1840年开始,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国却在对外战争中连续失败,领土日益缩小,国际影响力日趋低落。中国丧失了约12%的国土。无论从任何意义上,晚清的中国都不是一个强国,而是一个屡遭侵略、屡屡割地赔款的弱国,还是一个主权不完整的半殖民地国家。

    3.朝鲜战争后才被称为强国

    直到1913年,遭受了八国联军侵华、庚子赔款和日俄在中国东北进行的战争的破坏之后,中国的GDP仍居世界第二位。1950年,在经历了多年战乱的破坏之后,中国的GDP仍然仅次于美国、苏联、英国、德国,居世界第五位。可见,在民国时期,从经济总量来看,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大国。然而,当时的列强并没把中国看作大国。

    1919年,在一战后的巴黎和会上,列强要求,把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根本无视中国作为战胜国的合理要求。20世纪20年代,有的中国知识分子写文章夸耀中国“地大物博”,鲁迅先生就一针见血地写道,倘是狮子,夸说怎样肥大是不妨事的,如果是一头猪或一只羊,肥大倒不是好兆头。

    二战中,为打败日本法西斯,中国牺牲巨大。二战后,中国获得了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在形式上被承认为大国,但此时苏联仍能强迫中国签订不平等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只有在朝鲜战争之后,中国才真正被国际社会看作大国。学术界也是如此,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中国在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都不被看作大国(Great powers,也有人翻译成“强国”),直到1950年以后才重新被视为大国。

    4.既看经济总量,也要看经济结构

    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的一百多年里,中国的国际地位为什么与中国的GDP排名相去甚远?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如果仅仅从经济的角度看,则与中国当时的GDP结构与其他大国迥异有关。

    近代,大国地位是靠战争来确立的。而和战争关系最密切的经济部门是工业和交通运输。《大国的兴衰》一书认为:经济总量本身并无太大意义,“数亿农民的物质产量可以使500万工人的产量相形失色,但由于他们生产的大部分都被消费了,所以远不可能形成剩余财富或决定性的军事打击力量。英国在1850年是强大的,它强就强在拥有现代的、创造财富的工业和由此产生的一切利益”。

    根据《大国的兴衰》一书的计算,1860年,英国的生铁产量占世界的53%,煤和褐煤的产量占世界的50%,其现代工业的生产能力相当于全世界的40%~50%,人均工业化水平是中国的15倍。

     

1820年,中国的GDP约为英国的7倍,却在1840~1842年的鸦片战争中被英国击败。1870年中国的GDP仍是英国的1.8倍,而且大于英法的总和,却没能阻止英法联军在1860年火烧圆明园。

    1884~1885年,中国在中法战争中不败而败,此时中国的GDP是法国的2倍多。1890年,中国的GDP约为日本的5倍,但中国军队却在1894~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清朝不仅缺乏近代工业和交通运输,而且其GDP中有相当高的份额是皇家园林及贮藏其中的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圆明园、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等皇家园林中的无数珍宝,就是清朝统治者把本可投资于近代工业和交通运输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奢侈活动的活标本。这些财富不仅没有成为清朝抵抗侵略的战争资源,反而让清朝统治者更容易对外投降。1895年,慈禧太后没能把对日战争坚持到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担心日寇打进北京城,让她心爱的颐和园重蹈圆明园毁于一炬的覆辙。

    抗日战争爆发前的1936年,中国的GDP仍高于日本,约为日本的1.9倍至2.8倍,但无论是日本政府、中国政府,还是西方的观察家,都认为日本明显强于中国,这是因为中国的工业力量和日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抗战初期,中国也确实丧师失地。

    5.铁路运输对战争影响重大

    中国经济结构的逐步优化,为中国摆脱弱国地位奠定了物质基础。我们先来比较一下甲午战争、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这三次战争中,国内能否生产出足够的军需品,并把这些军需品及时运送到前线,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

    甲午战争之前的1890年,中国现代制造业仅占GDP的0.1%,加上现代运输业和商业也仅占0.5%,武器严重依赖进口,这种极其落后的经济结构是中国节节失利的重要原因。另外,1890年中国铁路的营业里程只有10公里,日本已达2349公里。

    全面抗战开始前的1933年,中国现代制造业增长到2.5%,加上现代运输业和商业占4%。1930年,中国铁路营业里程增长到13411公里,此时的日本为21593公里,中日差距已明显缩小,这是中国政府能够在抗日战争中及时向前线调动军队,向后方疏散工业和高校的物质基础。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的1952年,中国现代制造业达到4.3%,加上现代运输业和商业占到7.1%,这是中国政府能基本保障志愿军在朝鲜前线的后勤供应,并在战争期间迅速恢复国民经济的物质基础。

    6.先进的生产力比GDP更重要

    1950年,中国的GDP比1913年减少了约1%,仅仅是美国的18%。此时,中国的GDP仅占世界总量的4.5%,加上支持中国进行抗美援朝战争的苏联和东欧国家,也仅占17.6%,而在朝鲜参战的美国加上其西欧盟国和日本,GDP总量高达世界的59.9%。中国却能在朝鲜战场上和打着“联合国军”旗号的美国及其盟国打成平手,签署停战协定,有人认为当时中国的国际地位高于晚清和民国。

    1962年,为反击印度对中国西藏和新疆边界地区的蚕食,中国军队进行了自卫反击战。根据麦迪森的统计,1962年中国的GDP只比印度多8%,人均GDP比印度低约30%,而且中国GDP在1960年和1961年因自然灾害和“大跃进”中的政策失误而大幅下降。但是战场形势却是明显的一边倒,印度军队不堪一击,被当时的英国报纸形容为“刀子割黄油”。

    1978年,中国GDP总量占世界第四,比晚清和民国时代的排名都靠后,但拥有尖端国防科技的中国,国际地位显然大大提高了——中国是当时世界的“大三角”之一。

    总之,从中国一百多年来的历史经验来看,无论是GDP总量,还是GDP在世界上的排名与份额,都不一定能反映经济发展水平,更难反映中国国际地位。GDP统计,只是国力对比中的一个狭窄方面。是否拥有先进的生产力,具有现代化的经济结构,往往比GDP更加重要。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