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政治没有前途
    在中国历史上,贵族政治或者说世家寡头政治,曾经流行过两次。第一次是周朝克商之后分封诸侯,建立宗法制,天子为大宗,诸侯为小宗;诸侯在本国之内为大宗,大夫为小宗,这样层层分封,各在其位,“子子孙孙永宝用”。这种贵族政治,与欧洲中世纪的封建制非常类似,持续了四五百年,到了战国时期,总算宣告破灭。西周和春秋时期的大政治家多半是贵族,偶尔有孔子这样的士人,也是破落贵族的后裔;战国时期的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大学问家则有半数以上是平民,其中“去贵族化”最得力的秦国,最终统一了天下,消灭了六国的所有贵族。后来六国贵族起兵造反灭秦,又被布衣刘邦一一削灭,中国的第一个贵族时代彻底划上了句号。
  先秦贵族覆灭之后二三百年,在东汉王朝的土地上又产生了新贵族,即以大地主、大官僚、学术世家为主体的豪强势力。汉光武帝恢复汉朝,依靠的是地方豪强的力量,上台之后也没有抑制豪强。地方豪强与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儒家学术思想合流,产生了一批既有土地,又掌握意识形态的大家族,中国的第二个贵族世代徐徐拉开帷幕。熟读《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袁绍、袁术是“四世**”的袁家后裔,刘表、刘焉是刘姓诸侯王之后,就算自称出身微寒的曹操,祖父也是十常侍之一。曹魏王朝后来被司马氏篡夺,司马氏是连续五六代担任二千石高官的河内豪强世家,他们继承了曹丕颁布的“九品中正制”,在选拔人才方面向贵族世家严重倾斜,贵族寡头的统治算是根深蒂固了。      

    可惜好景不长,由于贵族寡头腐化过于严重,内乱不已,西晋王朝很快被游牧民族推翻,残存的贵族寡头——所谓“士族”,不得不退到江东,与当地土著贵族联合掌握权力。游牧民族建立的北朝也产生了自己的贵族势力,主要是军功出身的军事世家。整个南北朝期间,贵族势力对双方政权的影响仍然很大,但出身微寒的“庶族”逐渐走上历史舞台。东晋灭亡之后,继任的南朝四代都是庶族之后,北朝先后影响政局的尔朱氏、宇文氏、高氏、杨氏也不是什么世家后裔,贵族对政局的控制力越来越弱。后来隋朝统一天下,对江南残存世族进行了血洗;李唐统一天下,着力削弱北方士族,在武则天的残酷打击之后,山东、关陇两大贵族集团都退出了历史舞台。到了唐朝中后期,延绵五六百年的第二贵族时代结束了,此后的中国政治,主要由出身社会中下层的读书人掌握,“富不过三代”“古今无庆两封侯”成为了历史主流。   
  为什么贵族政治在中国灭亡了,此后再也无人能够重建?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贵族会腐化,中国的贵族腐化尤其迅速。清朝入关之后保留了八旗制度,但是八旗子弟仅仅两代之后就堕落到不会骑马、不会射箭甚至不会说满语的地步,根本不能作为政权的主要依靠。民国时期也曾经产生过“四大家族”这样一些新贵族,但是他们只掌握政权二十多年,就不得不流亡海外。总而言之,在唐宋之后,任何一个贵族集团,只要掌握了政权,大致不超过三十年,肯定会腐化堕落,肯定会脱离实际,肯定会沦落到无法掌握政权的地步。   
  有人可能会询问:为什么在欧洲,贵族统治可以持续几百年或者上千年,在中国却连两代人都跨不过去?这个问题非常复杂,难以解答,而且也没有必要一定解答。重要的是,现在在欧洲也没有贵族这个东西了。有人说美国存在贵族,诸如小布什、希拉里就是证据。但是,作为个人存在的政治世家,和作为一种制度存在的政治世家,有本质的区别。无论欧洲还是美国,政治世家并没有垄断、把持权力,更没有以权力为基础去垄断、把持经济利益。它们所能做的事情,无非是在社会上拥有一定的影响力罢了,这种影响力也是随时可以丧失的。总而言之,除了中东和北朝鲜之外,现在任何国家都不存在一种制度性的、惯例性的贵族寡头统治,这种统治经过历史的长期试验,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   
  孙文说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贵族制度从根本上灭亡了,这是世界潮流;想以任何方式恢复这一制度,就是逆潮流而动,是注定要失败的。失败的方式有很多,看看《资治通鉴》就知道:要么像战国时期的六国贵族一样,被生气勃勃的、平民掌权的强秦吞并;要么像西晋时期的八王一样,自相残杀,终于覆灭;要么像唐朝的山东、关陇贵族一样,被出身微寒的新统治者以阴谋或阳谋剿灭;要么像清朝的八旗子弟一样,迅速腐化堕落,终于落到完全掌握不了政权的地步。这就是历史的规律。想用人为的美好愿望去逃避历史规律,怕是很困难的,有些自命为贵族的人,就可以不必做梦了吧。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