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基辅围歼战

     

   1941年6月22日凌晨,希特勒德军不宣而战,向苏联发起全面进攻。德军在波兰和西欧已经运用纯熟的闪击战又一次大显威风,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进行了几次大的围歼战,将苏军主力部队大批大批地消灭。而苏军缺乏准备,指挥笨拙,兵败如山倒,被俘的人数常常以数十万计。这种一边倒的情况在9月达到了顶峰,在规模浩大的基辅合围战中,苏联兵力最强大的西南方面军全军覆没。
  苏德战争最初的形势
  根据“巴巴罗沙”计划,侵苏德军分为北方、中央、南方三个集团军群。其中兵力最强大的是包克元帅指挥的中央集团军群,其属下古德里安大将的第2装甲集群和霍特大将的第3装甲集群,多次快速突击,大胆穿插,以钳形攻势迅速在苏军后方形成合围。在一开始进行的比亚威斯托克-明斯克会战中,德军抓到了30万以上的俘虏。紧接着从7月到8月初又在斯摩棱斯克会战中抓了30万俘虏。此时从边境到莫斯科的路程已经走完了一大半,莫斯科就在三百多公里以外了。
  在中央集团军群的南面,是由冯.伦斯德元帅指挥的南方集团军群,其任务是进攻基辅,在第聂伯河以西歼灭在乌克兰的苏军主力。伦斯德的对手,苏联西南方向总司令布琼尼元帅,是苏俄内战时第一骑兵军的军长,著名骑兵英雄,但是他不懂得现代战争,被部下们暗地里称为“胡子很大而头脑很小的人”。布琼尼手下驻守在乌克兰的是苏联西南方面军、布良斯克方面军一部及南方方面军的右翼部队,这是苏军实力最雄厚的集团,兵力达百万。
  从7月中旬开始,德军大规模进攻基辅,经过近一个月的激战,德军只前进了8~10公里。8月2日,德军在基辅南面的乌曼盆地对苏军第6、第12集团军10余万人形成合围,到8月8日将其全歼。
  苏军初期的失利,原因有很多。除了被突然袭击带来的仓猝被动之外,思想落后、指挥失当是主要原因。苏联官方宣传机构总是夸大德军的“绝对优势”,来掩饰苏军失败的真正原因。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其实苏军在人数和装备的数量上都处于优势。例如,德军发动进攻时,在东线的所有坦克加在一起都只有3700辆,而苏军则有24000辆,虽然大部分比较老旧,却也有不少新式的T34中型坦克的KV重型坦克,性能远远超过德军坦克。然而苏军坦克之间的通讯和后勤保障却很糟糕,而且指挥员们未能集中有效地利用它们,以至这些坦克在战争初期就损失和丢弃了绝大部分。苏军还缺乏有能力的军官。在1937-1938年的大清洗中,红军有3万5千多名军官遭到不幸,受害者中包括5名元帅中的3人、15名军区司令中的13人以及406名旅长中的220人。中央军事委员会的80名委员中,遭到清算入狱的竟达75人。红军90%的将官和80%的校官都下了台。最有才华的指挥员和理论家,曾经提出过大纵深机动作战理论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被杀害。说得夸张一点,在战争开始前,苏军就已经被斯大林消灭过一次了。
   把大部分高、中级军官清洗掉的结果,是留下了大量的职位空洞,草草填补之后,大批军事素养很差、没有战斗经验的人当了各级指挥官,营长当了师长,师长当了军长,中下级军官则大多是从速成军校里刚刚出来的。而且,他们大都已经胆战心惊,墨守成规,不敢在战场上临机决断,一切听命于在后方不了解情况瞎指挥的上级。
  主要战略方向的争论
  在获得了斯摩棱斯克战役的大胜利之后,德军将领们大都认为,进攻莫斯科的极好时机来到了。莫斯科方向上虽然还有苏军的强大兵团,但是他们接连惨败之下,元气大伤,绝不是德军的对手。但是此时希特勒却又一次和他的将军们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在战前,希特勒对于整个侵苏战役的最终目标就没有明确认识。他一直打算先夺取北方的列宁格勒,而后攻打莫斯科。后来他又认为应首先向南夺取乌克兰的农业和原料产地、顿涅茨盆地的工业区乃至高加索的油田,然后再从斯摩棱斯克东进。他还很担心南方黑海边的克里米亚半岛,把那里看成是苏联用以轰炸罗马尼亚的普洛耶什蒂油田的“航空母舰”。而这个油田对于德国就如血脉一般重要。占领了克里米亚,不但可以保证油田的安全,而且还可以使德军能越过刻赤海峡取捷径入侵高加索。在希特勒心目中,并没有把苏联首都莫斯科放在首要的地位。7月19日,希特勒发布了第33号指令,命令中央集团军群只率步兵向莫斯科进军,因为它的装甲部队将分别派往北方和南方。根据这个命令,霍特的第3装甲集群要北上到波罗的海,从翼侧包围列宁格勒;而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将南下,在乌克兰与南方集团军群克莱斯特大将的第1装甲集群会合。
  希特勒的命令在高级将领中遭到了激烈反对。带头的就是陆军总参谋长哈尔德大将和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元帅。他们认为,战役的主要目的是消灭苏联的武装力量,而达到这个目标的最好办法就是进军莫斯科。因为那里不但是苏联首都和大工业区,而且还是最大的铁路、公路枢纽。占领莫斯科必将极大地限制苏军的战役机动自由。在7月23日和26日两次会议上,哈尔德强调必须在秋天对莫斯科发动决定性的突击,因为他认为希特勒所提的列宁格勒和乌克兰两个目标在重要性上只是第二位的,并且认为元首的计划最终将使德军陷入阵地战。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包克元帅也一直极力主张中央集团军群保留其装甲集群,并尽早向莫斯科进军,并在这一点上,得到了古德里安和霍特的大力支持。
  虽然将帅们据理力争,但是希特勒却固执己见。结果,天气最好的5个星期就这样在毫无意义的争论中悄悄溜走了。哈尔德对希特勒的一意孤行大为愤慨,于是向勃劳希契建议他们一同辞职,但这位总司令却没有这样的气节,对此建议并不热心。
  第2装甲集群司令古德里安也反对希特勒的分兵计划。哈尔德和包克认为,古德里安可以以一个前线指挥官的身份,把最近相关的事实摆在希特勒的面前,使他回心转意。在所有的将军中,古德里安是最合适完成这个任务的了。因为他是德国装甲兵的创始人,是闪击战理论的构建者和杰出的实施者。在波兰和法国战役中,正是他率领着德国坦克群,如利剑一般切入敌人后背,造成了波兰军队和英法盟军的迅速崩溃。他不但在军中享有崇高的威望,而且还是一个耿直敢言的人,只要是他认为关系重大的事情,不管面对的是谁,都要争论到底。他是德军中敢于对希特勒犯颜直谏的不多的几个人之一。
  8月23日,古德里安随哈尔德一起飞回腊斯登堡大本营,向希特勒痛陈利害。古德里安指出,攻下莫斯科“才是具有决定性的胜利,在敌人主力被歼灭之后,再去占取乌克兰的工业地区,那才真是易如反掌。因为一旦我们占住了莫斯科的交通中心,那么俄国人再想从北面调兵往南方去,就会感到十分的困难。”最后他总结道:“不管怎样的考虑,不管别的方面是如何的重要,但是只有一件事才是真正需要的——在军事方面达到具有决定性的战果。只要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的问题也都会迎刃而解的。”
  但是希特勒却又一次大谈经济经,指出乌克兰、顿涅茨和高加索在工业、农业和能源方面的重要性,而且又一次提出要夺取克里米亚这艘可以作为空袭罗马尼亚油田的“航空母舰”。他说:“我的将军们对于战争的经济方面都是一无所知的。”希特勒的身边的将领都唯唯诺诺地点头称是,没有一个人帮古德里安说话,让他感到自己极为孤立。他明白自己今天是不可能说服元首的了。极度失望之下,古德里安只好接受事实,全力以赴地去完成进军乌克兰的南征战役。
  就在德军高层出现严重对立的时候,斯大林也与他的一些主要将领发生了意见分歧。斯大林在战争前就认为,一旦战争真的到来,德国人的主攻方向将是乌克兰,以夺取乌克兰的粮食、顿涅次的煤和高加索的石油。所以他把苏军大部分兵力部署在西南部的乌克兰,其数量超过西方和西北两个方面兵力的总和。就对乌克兰的重视来说,斯大林和希特勒还真是意见一致。7月29日,总参谋长朱可夫大将向斯大林建议,为了保存力量,拉平战线,必须把西南方面军撤到第聂伯河东岸,基辅必须放弃。斯大林生气地说:“你在胡说些什么!怎么能想到要把基辅交给敌人!”朱可夫忍不住激愤地反驳道:“如果你认为我这个总参谋长只会胡说八道,那还要我干什么。我请求解除我的总参谋长职务,并把我派到前线去。我可以指挥一个方面军,或者一个集团军、一个军、一个师。”斯大林批准了他的要求,免去了他的总参谋长职务,派他去做预备队方面军的司令。
  就这样,苏德双方的最高独裁者都不听手下将领的意见,一意孤行。希特勒决定集中重兵先攻克乌克兰,而斯大林则决心集中重兵死守乌克兰,决不后退。于是双方主力的一次大碰撞就这样产生了。这次碰撞的结果,不仅将直接决定千百万参战将士的命运,而且还将影响苏德两国的国运。
  千里奔袭大合围
  1941年8月20日,德军进抵第聂伯河,此时,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之间相距550公里,如果用一直线将两个集团军群连接起来的话,那么该直线的中心距离后方约500公里,也就是说,德军的攻击区域近似于一个等边三角形,而苏军西南方面军主力正处在这个三角形之间。希特勒抓住机会于8月21日签发了第35号指令,命令德军歼灭苏西南方面军所属第5集团军进而占领克里米亚和顿涅茨盆地的工业区,切断通往高加索的石油供应。
  8月25日,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率先南下,向布琼尼元帅的百万大军的后方直插下去。强大的坦克部队掀起了漫天征尘,如烈火疾风一般横扫乌克兰大平原。而苏军最高统帅部对古德里安的战略目标判断失误,还以为他是要从南翼包围苏联方方面军和预备队方面军,迂回进攻莫斯科。希特勒放着近在眼前的莫斯科不打,而把装甲部队派往南北两翼,这本来就不合一般逻辑,苏军高层对此未能理解,这也是很难怪的,这却正好给了古德里安更多的时间一力南进。
  一直到8月底,红军才如梦初醒,布良斯克方面军和预备队方面军的第43集团军于8月底奉命向罗斯拉夫尔和斯塔罗杜布方向出击,准备进攻古德里安的东翼侧。布良斯克方面军司令叶廖缅科曾满怀信心地向斯大林保证,说他能阻止古德里安的南下。可是他以10个步兵师和若干坦克对德第2装甲集群翼侧进行的反突击并未能奏效,功力深厚的古德里安受了他这一掌,手中的玄铁重剑却毫发不停地继续向南刺去。
  与此同时,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司令伦斯德命令第17集团军强渡第聂伯河,而克莱斯特的第1装甲集群以最快速度突入苏军背后,同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在基辅侧后南北对进,形成钳形攻势。
  至此,德军要围歼基辅地区苏军的意图已暴露无遗。在这种极端不利的形势下,苏军应主动撤退,以免被围。然而斯大林却仍然顽固不化,命令西南方面军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不但原有守军不得撤离,还将大批部队从各地调到基辅战地,送入德军虎口。
   9月7、8两日,哈尔德在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安排联合作战计划的各项细节。这项作战计划的目标是夺取基辅,歼灭基辅-第聂伯-迭斯纳河曲之敌。有南方集团军群和中央集团军群两个单位参加。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将从斯塔罗杜布继续向南挺进,插向罗姆内和朴里卢基,而中央集团军群魏克斯的第2集团军将从哥美尔向南运动,掩护古德里安的右翼。南方集团军群施蒂尔普纳格尔的第17集团军将把苏军部队牵制在切尔卡司以北第聂伯河的下游,在河对岸克列缅丘格附近占领一个桥头堡。克莱斯特的第1装甲集群将从这个桥头堡向北推进,与古德里安的先头部队在罗姆内和洛赫维察地区会合。这些装甲攻势将把他们西面大约六个苏联集团军切断在第聂伯河大河曲一带。与此同时,赖歇瑙元帅的第6集团军将向东运动,渡过第聂伯河和迭斯纳河,进入基辅,并开始歼灭这一大批被包围之敌。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双重合围的计划。外线是第1、第2两个装甲集群,内线则是以步兵为主的第2、第6和第17集团军。至9月9日,德军按计划已取得很好的进展。克蒂尔普纳格尔的第17集团军已渡过第聂伯河,克莱斯特正准备北上在基辅以东约一百五十英里处的苏军后方与古德里安会合。10日,古德里安攻克了军事要地罗姆内。11日,布琼尼觉察到处境危险,向斯大林请求东撤,却遭到拒绝。12日,克莱斯特从克列缅丘格登陆场向卢布内方向发起进攻。苏军西南方面军司令员基尔波诺斯上将冒着上军事法庭的危险,自行命令全线撤退,但这个命令很快就被最高统帅部取消了。
  13日,斯大林严令禁止任何形式的后撤,命令苏军不但要守住基辅,还要对德第2装甲集群实施反突击。他认为布琼尼怯战,解除了他的职务,由铁木辛哥元帅接替。铁木辛哥上任后,也认为只有撤退才能避免被歼。他派参谋长赴莫斯科求见斯大林,这次斯大林根本没露面,而只让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转达他的指示:守住基辅及周围地区。
  14日,德军展开了包围苏军的最后进攻,第1装甲集群第16师猛攻卢布内,而第2装甲集群的第3师则强攻洛赫维察,两师相距40公里。
  15日,坦克车身上漆有其司令姓氏头一个字母“G”字的古德里安部队和漆有“K”字的克莱斯特部队终于在基辅以东210公里的洛赫维察会师了。两支南北对进的德军装甲精锐部队完成了合围,基辅及周围地域的苏军被团团包围。
  战争史上最大的围歼战
  1941年9月16日,战争史上最大的围歼战开始了。
  西南方面军的部队迅速被德军分割包围,陷入了一片混乱。9月17日3点40分,苏军最高统帅部终于同意撤退。然而为时已晚,苏军指挥失灵,官兵毫无突围准备,整个17日未组织起进行任何有实际意义的突围。哈尔德当天在他的日记中写道:“基辅包围圈里的敌军在圈内就像弹球一样地跳跃着。”
  18日,也就是突围命令下达第2天,苏军集中了强大的兵力和坦克,向德军第16装甲师发动了第一次突围。苏军战士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高喊着“乌拉”冲向德军阵地。德军很快陷入危急,而恰在此时,德军的增援部队赶到,打退了苏军的冲锋,第一次突围失败了。同一天,在德军第2装甲集群的阵地,双方也展开了激烈的突围与反突围战斗,苏军出动了1个骑兵师、2个坦克旅的优势兵力向外突围,终于杀开一条血路,冲出了包围圈,但德军第3装甲师又组成了新的包围圈。苏军凶猛顽强地冲锋,付出了惨重代价,最终还是没能够冲破包围。广阔的田野上堆满了苏军将士的尸体,局面惨不忍睹。
  19日,反应迟钝的苏军最高统帅部终于下令放弃基辅。苏军放弃了城防要塞和外围工事,炸毁了第聂伯河上的桥梁,退向城内,而城内党政军要员赫鲁晓夫、布琼尼、铁木辛哥抢先逃命,乘飞机逃离了基辅。德军很快占领了基辅。
  20日.苏军又组织了第二次大规模突围,曾一度将德军阵地打开一个缺口,但不久又被德军的反突击所击败。至此,苏军再无力进行有效的突围攻击,包围圈内的苏军士兵劫数已定。同一天,方面军司令员基尔波诺斯、政治委员布尔米坚斯科和参谋长图皮科夫在突围战斗中壮烈牺牲。
  为了接应被围困的苏军突围,铁木辛哥先后出动了几个集团军的兵力,从包围圈外向内进攻,力图挽救西南方面军全军被歼的命运,但由于方向的偏差,又遇到了德第17集团军的坚固防守,始终未能成功,使被围苏军失去了最后一线希望。
  包围圈里的苏军越来越混乱,又被切断了后勤供应,在既无燃料又无弹药的情况下,只得整营整营地端起刺刀向德军的坦克大炮和机枪发起密集冲锋,扩音机把斯大林激励人心的讲话传遍整个战场,许多士兵阵亡时耳边仍索绕着他的声音。这种绝望的自杀式冲锋最后成了一场德军对苏军的大屠杀,成千上万的苏军士兵倒在德军的枪炮下。
  在遭受了重大伤亡而徒劳无功之后,苏军庞大的集群令人难以置信地迅速崩溃了。到9月26日,战役结束,近百万红军将士除阵亡者外,有66.5万人成了战俘。德军还俘获了坦克884辆,火炮3718门,车辆3500辆。战俘中被确定为犹太人、政委和共产党员的人被从队伍中拖出来枪决,其余的人则被押往后方去做苦役。德国人对他们极为残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被劳役和冻饿折磨而死,没有几个人活到战后。

    中国作文网网www.zw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