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腐败现象

       

 

          腐败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几乎是公开的、合法的。
        美国的政坛就像一个大舞台,各色人等“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非凡。于是我们一些同胞就看戏入了迷,以为美国政治真的那么透明,那么干净。再一提到国内的贪污腐败,就更痛心疾首了:“看看人家!”这让我想起《围城》里的一句俏皮话,大意是说,贪官不肯放下身段去偷钱袋,是因为钱袋里的钱太少,根本不值一偷。同样,美国大致是不会出贪污腐败案的,因为美国的政界人士根本不用腐败。
        首先,你要是没钱,根本就从不了政。要想当官,不论哪一级,总要竞选,竞选就要有经费,就要拉赞助。赞助拉得多,以后高升的希望就大。做到州长的,哪个背后都得有几个响当当的大财团。总统竞选就更不用说了。
     其次,所有从政的人,从政坛退下之后,都自己“下海”或是做顾问,根据在任时的级别,收入各有不同,但都极为可观。这些人靠的,全是当初政坛上的老关系。美国还有一些团体专靠吃政治饭发财的。他们举行各种集资晚宴,每个桌上请来各路政坛人士,再留一些空位给各大公司。每个空位都有明码标价,要想参加的公司就要掏钱。集来的钱,用于竞选,搞大型活动等等,提高政界人士声望。所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完全用不着背后塞钱送礼,而是把腐败公开化,合法化了。其实,关于美国“没有腐败”的误解,只要用自己的头脑冷静思考,是不难化解的。但是我们有不少人,偏偏愿意相信道听途说而来的东西,而不愿认真地做一点研究。这其中,是有一些深层次原因的。
  安龙公司案牵扯到美国总统布什
        去年12月,世界第一大能源交易商安龙公司曾以498亿美元创下了美国申请破产保护案中的历史之最,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震惊。近日来,有关安龙的案子再度沉沙浮起,又让美国各家媒体一通猛炒。安龙在交易中违规操作、赢利报告上弄虚作假、与华盛顿政治圈关系密切等,如此之类“黑箱作业”被一件件抖落了出来。最引人注目的是,新闻界越来越将攻势矛头指向了布什政府和布什总统本人,并将安龙一案与美国历史上的政治丑闻“水门”、 “伊朗门”、“白水门”等相提并论。10日,布什不得不亲自出来招架,他在椭圆形办公室宣布,司法部已对安龙展开刑事调查,政府将通过刑事调查和全面的政策检讨,“对这一问题一查到底”。12日,《华盛顿邮报》头版头条刊登新闻分析指出,“安龙公司传奇将在选举年对布什造成严重困扰”!
        美国新闻界追踪不舍的第一个问题是:安龙与布什家族关系密切。尽管布什公开承认,他是在1994年当选得克萨斯州州长后“第一次认识了”安龙董事长肯尼斯·赖伊,去年只和赖伊见过两次面。“我跟安龙公司没有私人关系。”但各大电视网、报纸、互联网等媒体还是不依不饶,将安龙的关系从老布什一直数落到了布什。当年老布什当政时,安龙公司董事长赖伊就是其竞选经费重要的筹集人。赖伊及安龙公司与布什的关系更为“厚密”,无论是当州长,还是上任总统,赖伊一直都两肋插刀。2000年大选期间,布什东奔西跑,坐的就是安龙公司的专机。根据“回应政治中心”的调查,安龙以及赖伊先后向布什的各种政治竞选共捐款超过55万美元。去年为举办布什和副总统切尼的宣誓就职仪式,赖伊和安龙的前任首席执行官斯基林各自就捐了1万美元。《纽约时报》评价说, “赖伊和安龙公司是布什政治生涯中最为慷慨的捐款者,与此同时,布什也是在对安龙许多至关重要问题上的强硬支持者”。
  第二个问题是:布什政府多名高官与安龙案有牵连。多家媒体指出,布什入主白宫后,在对新政府的能源政策制定和重要官员的任命上,安龙公司都曾施加过重要的影响。赖伊曾担任过布什过渡小组的成员,参与了联邦能源规则委员会成员的面试工作。副总统切尼在制定新的能源政策之前,更是专门会见了赖伊和其他安龙要员。据“公众完善中心”的报告称,布什政府中至少有15名高级官员去年手中拥有过安龙的股票。但报告没有具体指出,哪些官员在安龙危机前抛售出股票。
为了回应媒体的种种推测以及打消人们的想象,布什政府目前是主动公布安龙公司与政府官员接触的一些情况。白宫发言人弗来舍说,去年10月和11月,赖伊曾给商务部长埃文斯和财政部长奥尼尔打过电话,诉说公司恶劣的财务状况。“阁员们接了电话,但什么都没做。”副总统切尼的助手也承认,他和赖伊去年见面六次,讨论的都是能源事务,并没有提及安龙的财政问题。司法部长阿什克罗夫特则因在竞选议员期间接受过安龙的政治捐款,主动回避了对安龙的刑事调查。
  第三个问题是:安龙与华盛顿整个政治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回应政治中心说,1989年至 2001年,安龙捐出竞选资金高达580万美元,73%捐给共和党,27%投资民主党。国会有71名参议员和187名众议员曾经收到过安龙的政治捐款。媒体称,安龙与美国许多重头公司一样,大搞政治投资,只是安龙显得更为热衷。安龙对共和党和布什压的是“大赌注”,但对民主党方面也有“小筹码”。
第四个问题是:有关安龙的调查还会掘出更多的“黑幕”。安龙2000年总收入高达1000 亿美元,名列美国500强中的第七。这样一家公司在去年两个月内轰然倒下,不能令人震惊。去年10月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介入调查。申请破产后,国会先后派出了4个委员会前往调查,劳工部也开始了民事调查。司法部一直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1月9日正式开始对安龙案进行刑事调查。一系列民事、刑事调查的重点对象是安龙的现任和前任主管人员、董事以及负责安龙公司审计工作的安达信公司(ArthurAndersen)。
        随着调查的步步深入,安龙背后的文章越来越多。过去几年来,安龙的某些主管违规操作,与合作伙伴另办业务,将本公司的债务划拨到合作伙伴的帐上,掩盖自身的财务亏空。安龙公司承认,过去4年盈利方面曾虚报了5.86亿美元。安达信公司是美国五大会计公司之一,一直担任安龙的审计工作。安达信拿了安龙丰厚的报酬,结果对安龙的问题就来个视而不见。近日,国会调查小组人员透露,直到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调查之后的11月,安达信公司的职员还在销毁有关安龙的文件。安龙公司的股价过去峰值时一度高达90多美元,可在申请破产后一直在几十美分间漂着。数百亿美元的股票化为过眼烟云。而安龙的不少高级主管却在危机之前早已将自已的股票脱手。
  因而,安龙的问题不只是公司经营、财政审计的问题,而且有引起“政治地震”的苗头。布什政府一直就被民主党人描绘成是“特殊利益集团的代表”,安龙案无疑提供了“更具威力的炮弹”。民主党发言人杰尼佛·帕尔米里就说,“当你看到乔治·布什、安龙、破产、得克萨斯、竞选捐款等,所有这些搅成了一团乱麻时,这对布什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政治问题”。不过,布什政府目前的应对策略颇为精明,一方面想法设法保护投资者和安龙职员的利益,一方面也警告民主党人别玩政治花招。布什及其他头面人物明确强调,安龙也在捐助民主党,目前在美国备受关注的参院多数派民主党领袖达什勒也曾接受过安龙方面的政治捐款。
美国有记者写道,历史表明,即使布什政府没有做出非法或不道德的行为,但安龙案一再登上各家大报的头版,布什总统显然会面临“沉重的政治包袱”。
  电脑黑客挖出美国副总统腐败证据
        据俄罗斯《真理报》6月2日报道,最近,一名电脑黑客找到一些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在伊拉克战争中利用职权帮助一家名为哈里布顿的公司签订大量有利可图的合同的证据,合同总价值高达170亿美元。这名未知名的黑客将这些证据发给了美国《时代》杂志。信中写道:2003年3月5日,(一名未经确认的)军官说,他认为与哈里布顿签订合同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因为这件事情是由副总统的办公室经手并担保的。但是,切尼的发言人否认了切尼与这家哈里布顿公司有生意合作关系,并称,切尼已经完全放弃了生意,全身心地投入到政治上。其实,早在2001年,美国审计局就打算将切尼送上法庭。2004年9月6日 下午5:00是美国国会总审计局为副总统迪克·切尼规定的最后时限,副总统必须在这个时间之前,交待有关全国能源政策发展小组的情况,否则,法庭上见。然而,切尼拒不合作,白宫与国会的关系越闹越僵 。为了解决国内愈发严重的能源危机,切尼副总统亲自出马,组织了一个全国能源政策小组,对能源问题进行研究,并向布什总统提交了他们的建议。但由于许多商界人士参与了该小组的活动,而且许多会议和决策是秘密进行的,能源小组引起了众多猜疑,人们纷纷要求切尼公布有关的信息。加州民主党众议员亨利·韦克斯曼和米歇根州众议员约翰·丁格尔要求国会对能源小组进行调查。他们希望知道小组的成员是哪些人、获得了哪些信息、信息提供人是谁、小组的开支情况等。韦克斯曼在宣布对能源小组展开调查时曾表示:“国会有权知道都有哪些人同切尼的能源小组有接触。”
  调查开始于6月,总审计局的工作从一开始就遭到了切尼和布什政府的坚决抵制,他们拒绝交出相关资料。到了7月份,总审计局开始向切尼施加更大的压力,但就在这个时候,司法部的官员找到总审计局,要求他们放弃调查。据说,白宫律师蒂姆·弗拉纳根也出席了那次会面。总审计局拒绝了司法部的要求,并做出进一步的反应,于7月18日向切尼发出了一份“正式要求文书”。切尼再次拒绝合作,总审计局不得不向国会递交报告,将9月6日定为最后期限。
  尽管现在最后限期已过,切尼依然没有向总审计局妥协的丝毫迹象。总审计局发言人杰夫·内利根说,直到5日中午,他们还没有从副总统那里得到有关能源顾问小组的只言片语。如果切尼最终不满足国会的要求,总审计局很可能寻求司法途径解决,请求法院强制切尼公布能源小组的秘密。当然,事情可能有另一种结局——由布什总统或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颁布一封“证明信”,命令总审计局停止调查。
5日,切尼再次拒绝对是否答复总审计局的要求发表评论。同时,他指责总审计局的做法超出了权限。在此前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切尼说,审计总长大卫·沃克越权了,总统、副总统和他们的顾问在能源小组内究竟有何举动不在他的过问范围内。切尼的顽固态度,使人们怀疑他真的另有隐情。
        法律专家指出,虽然切尼没有提到行政特权的问题,但这封信的确含有这个意思。行政特权赋予总统对顾问提供的意见进行保密的权利。切尼写道:“考虑到职务的权利,总统、副总统及其顾问之间的机密应该得到尊重。”
  对于切尼的答复,总审计局指责白宫是在曲解调查人员的合理要求,混淆视听。总审计局发表声明称:“与副总统的声明相反,我们对总统、副总统,以及他们顾问之间交流的日常进度表以及评估内容并不感兴趣,我们曾不止一次地向副总统表明这一点。”
  有人曾将切尼的能源小组和前第一夫人希拉里领导的保健小组相提并论。保健小组因为举行秘密会议而遭到共和党的强烈批评。对此,切尼说:“她(希拉里)不是政府官员。保健小组里的许多人——事实上,许多参加会议和做出决策的人——都不是政府官员。”
切尼这种拒不合作的态度引起了人们的猜疑,他越是坚决,人们越相信他肯定想隐瞒什么。再加上布什公布的能源政策将为美国的能源大亨们带来滚滚财源,许多人认为,布什政府同能源大亨之间存在密秘的联系,切尼正是企图掩盖这种联系。
  环境主义者首先对能源小组发难,他们强烈反对布什政府的能源政策,批评它过多地依赖增加能源供给来解决能源问题,而在能源维持和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上只是耍耍嘴皮子而已。其中,国有能源保护协会(Nation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的反应最为激烈,协会的律师说:“这太令人气愤了。首先,他们将公众关在了制订能源政策会议的大门之外。其次,当公众想知道谁制订了这一政策时,门又再次猛地关上了。”这位律师还说,外部人员常规性地参与国家政策制定违反了联邦顾问委员会法案(Federal Advisory Committee Act)。
  国有能源保护协会已经根据信息自由法案(Information Freedom Act),要求副总统办公室做出解释,而且它很可能将切尼送上法庭。
“司法观察”组织(Judicial Watch)是华盛顿一个非盈利性的政府贪污监督机构,切尼能源小组也引起了它的注意。上个月,“司法观察”起诉能源小组违反了联邦顾问委员会法案。该组织的主席说:“能源政策是由少数几个人和利益集团秘密制订的,而他们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又与特定的政策休戚相关,‘司法观察’对此深表关切。”他还说,根据联邦顾问委员会法案的规定,切尼应该公布能源小组的成员、会议和决定的有关文件等资料。“司法观察”因对前总统克林顿的丑闻穷追不舍而声名远扬,不知被它盯上的切尼能否安全过关。
  美国最腐败总统是谁?
  沃伦.G.哈定 (Warren G.Harding)——可以认为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不够格、最糟糕的一位总统,他不仅贪污腐化且有性丑闻。不过他不是唯一的腐败总统,有一机构公布了一份“最腐败”名单,克林顿夫妇高居榜首。
2002年底,美国一个专门监督政府贪污腐败情况的机构“司法观察”24日公布了2002年度美国的“最腐败”名单。在这张共有20多人的名单上,美国前第一夫人、现任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位居第一,紧随其后的则是她的丈夫——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
  据法新社报道,在“司法观察”公布的报告中,在政坛人气正旺的希拉里被比喻成电影《指环王》中“矮人葛伦的现代版”——一个一心只想得到(象征)权力(的指环)而不惜时常堕入罪恶的人。其夫君克林顿则被指责在白宫度过了8年的“浮华”生活,“充满了性、谎言和串谋”。
  在“司法观察”公布的报告中,希拉里是个曾多次陷入“罪恶”的人。她曾参与利用房地产公司非法获取红利的“白水事件”,曾和联邦调查局对前白宫共和党工作人员档案“处理不当”而构成侵犯隐私。另外,在对克林顿旅行花费过多的指责中,希拉里也难脱干系。而且她在竞选参议员时还曾非法收受200多万美元的捐款。
  除了对这对民主党的前总统夫妇深刻谴责外,“司法观察”这一保守派机构在“腐败名单”上也没有放过共和党和商界的“坏分子”。2001年因丑闻辞职的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路易斯·弗里不仅榜上有名,还被形容为“联邦调查局有史以来最腐败、最不称职的局长”。另外,美国国内收入署前署长查尔斯·罗索蒂也被收入榜单,“司法观察”说他将国内收入署“变成了一个连理查德·尼克松都会感到骄傲的政治武器”。
  在“腐败名单”中列在第八位的是因发表不当种族言论而被迫辞职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特伦特·洛特。 除此以外,榜上有名的安然公司前董事长肯尼思·莱也被“司法观察”说成是“花投资者的钱……就像从自家饼干盒(拿吃的一样)”。
  美国伊利诺伊州前州长被控腐败
  现年69岁的乔治·瑞安是资深共和党人,1991年至1998年间担任伊利诺伊州州务卿,1999年1月又走马上任该州州长,直至今年1月任满离职。他因坚决反对死刑而声名鹊起。但现在由于在任期内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于8月17日被联邦法院正式提起诉讼,罪名多达22项,其中包括团伙诈骗、公开贪污以及领导不力等。
  1998年,威斯康星的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一家6个孩子全部被一辆大卡车撞死,有关部门对此展开了调查。起初,调查的焦点集中在卡车司机是否花钱购买了驾驶执照。但随着调查的逐步深入,调查范围随之扩展到了政府部门的贪污腐败。最终,真相浮出了水面。
  原来,在瑞安任州务卿期间,其手下就在靠出售驾照大发其财,而非法所得全部用于资助瑞安的州长竞选。尽管瑞安多次否认此事,但此事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声誉,以至于在2001年作出了放弃竞选连任的决定。但是关于他违法行为的调查并没有结束。
  17日公布的起诉书表明,在瑞安担任伊利诺伊州州务卿和州长的十多年中,他利用职权,让自己的朋友与亲信插手政府事务,违反规定向他们透露内幕消息,使其获得政府承包合同。从中获利后,瑞安从这些人手中收受钱财、礼物、享受免费度假和其他服务等各种回报。虽然其他政府官员对瑞安的所作所为有颇多指责,但他一概不予理睬。
起诉书中没有透露瑞安受贿的具体数字,但其家人获得的现金和礼物总价值达到16.7万美元。经过5年的调查,瑞安已经成为这起大案中第66名被起诉的人,已经有59人和瑞安的竞选委员会被认定有罪。面对如此惊人的数字,检察官帕特里克·菲茨杰拉德说:“乔治·瑞安出卖了他的政府。”
康涅迪格州州长将因腐败丑闻辞职
消息人士透露,因腐败丑闻面临联邦调查和州议会弹劾的美国康涅迪格州州长罗兰德(John G. Rowland),2004年6月21日晚上宣布辞职。其州长职务将由副州长乐尔(M. Jodi Rell)接替。
罗兰德州长去年年底承认,他所说的未从朋友、州承包商和州雇员处接受礼物和好处,那是撒谎。康州及联邦当局正调查针对罗兰德的有关指控。州众院一个特别委员会则正考虑是否建议弹劾他。该委员会计划21日晚些时候开始就此举行第三个星期的听证会。数天前,康州最高法院裁定,委员会有权强迫州长出庭作证。
罗兰德现年47岁,共和党人,2002年改选时轻易获得第三个任期。他曾是美国最年轻的州长,1994年当选州长时年仅37岁,被视为共和党的明日之星。他曾任共和党州长委员会主席,一度传言是布什政府内多个职位的人选之一。
  但罗兰德去年开始连遭打击,迅速陷入困境。3月份,其前办公室副主任承认将州政府的商业机会交给一些承包商,获取现金和金条。 12月中旬,罗兰德承认自己在谁花钱装修他1997年购买的一间湖边小别墅的问题上撒谎。当时,罗兰德称,他和妻子支付了装修费用;但仅仅10天后,他发表声明,称是朋友、政府雇佣和一些州承包商掏的钱,其中一名业务正受一个联邦陪审团调查的承包商。
  美国历史上仅7位州长因受弹劾辞或下台。最近一位是1988年去职的前亚利桑纳州州长梅卡姆(Evan Mecham),其竞选班子被控从房地产商处接受35万美元的秘密贷款。
美国老市长坐上被告席
  8月30日,美国联邦陪审团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在经过长达5年的调查后,美国联邦陪审团以受贿、逃税、诈骗和其他贪污腐败罪名正式对美国亚特兰大前市长比尔·坎贝尔提起诉讼。对此,这位管理亚特兰大8年的前市长驳斥说——这完全是一场“政治迫害”。
  陪审团指控说,比尔·坎贝尔被控在1994年至2002年任职期间犯有多项贪污腐败罪,其中包括以市政府的合同项目换取的“赞助”,非法享有的竞选资金、现金以及其他形式的贿赂,价值至少达数百万美元。
在30日公布的起诉书中列举了坎贝尔8年以来种种详细的罪证,使得这位前市长的光辉形象被一扫而空。调查组指称,坎贝尔曾以交换合同的条件要求承包商为自己的私人住宅添置物件、装潢维修。非法获得的电器有高档空调、冰箱等。坎贝尔在佛罗里达州还拥有一处位于棕榈滩花园的豪华别墅。
1999年,坎贝尔从电脑供应商和其他承包商处获得5.5万美元资金。有疑问的非法合同总额超过200万美元。其中最“生动”的一个例子是在2000年,一个承包商向坎贝尔提出要为市政府电脑系统全面升级,坎贝尔当场就问道:“我在里面可以得到什么好处?”经过两人的幕后交易,当年市政府电脑系统升级的项目总额为100万美元。而坎贝尔通过各种合同交易获取的贿赂至少为15万美元。
   还有一名亚特兰大连锁酒吧的老板曾向市政府官员抱怨说,坎贝尔曾收取了他5万多美元“赞助费”,交换条件是为他的酒吧许可证开绿灯。但坎贝尔在收钱后却翻脸不认账,拒绝向他提供便利。
除了收取贿赂外,坎贝尔还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赌徒,他曾多次到美国和国外各大赌场豪赌,足迹涉及新奥尔良、法国巴黎、埃及孟斐斯等,而赌资、旅游费自然统统算在承包商的头上。
  在3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联邦检察院官员当着坎贝尔的面列举他的各项罪状,而现年51岁的坎贝尔则丝毫没有认罪的迹象,相反,他双手抱胸、难掩怒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坎贝尔终于忍不住为自己辩护。“这些指控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坎贝尔怒斥道,这完全是一项“政治迫害”,“控告中惟一正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名字的拼写。”
出生于1953年的坎贝尔,毕业于杜客大学法律系。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在亚特兰大担任当地司法部门检察官。1994年当选为亚特兰大市长,是亚特兰大历史上的第三名黑人市长。坎贝尔一度政绩突出,在减低贫困率、恢复市区商业、打击犯罪和城区建设等方面均有建树。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更是令坎贝尔名震全国。他也因此在1998年成功获得连任。
  美国联邦检察院于1999年开始对坎贝尔进行调查。这个案件一旦定罪,将成为亚特兰大史上影响最大的市长腐败案之一。
坎贝尔案并非孤立现象,与他同时遭到检举的还有另外10名在当地声名显赫的人物。其中一些曾在坎贝尔领导的市政府内担任要职,一些则是与坎贝尔政府有不正当往来的商人。
坎贝尔案也绝不是个别现象,洛杉矶市市长詹姆斯·哈恩由于卷入一起机场改建的受贿丑闻,目前正接受美国联邦检查机关的调查;而芝加哥市民也指责市长戴利领导的市政府在耗资4.75亿美元的千禧公园工程中收受贿赂,市长戴利民心尽失。
市议员性骚扰案雪球越滚越大
  纽约市议会上周正式指控简宁对两名市议会女工作人员和一名市议员行为不端。如今,此案不仅涉及该议员的品德问题,而且牵扯到市议会首席律师汤马士·麦克马洪(Thomas McMahon)是否违反市政府章程,公布一份关于正在调查中的,有关一位市议员涉嫌性骚扰的秘密报告内容。纽约市的地方官员们现正对此进行调查。
在新闻日报报道了麦克马洪被指控打电话威胁一位女律师之后,麦克马洪上个月辞职。这位市议会雇员、女律师指控民主党市议员简宁对其进行性骚扰。
  市议员们说,他们调查麦克马洪是否违反市政府章程,市议会议长米勒说这些人试图隐瞒有关简宁性骚扰的投诉。早些时候麦克马洪的律师为洗刷麦克马洪的嫌疑而公布了一份秘密报告。
  纽约市政府章程规定,“公务人员不得在离开市政府之后,为了其个人目的,透露或使用任何尚未公布的,属于公共服务方面的保密信息。”
上个月,一名在市议会工作的女律师向联邦法庭提出控告,指控市议会工作歧视,称其工资较男性雇员低。该女律师说,她的工资由麦克马洪决定,而麦克马洪曾经告诉她,只要他继续担任市议会的首席律师,她就别想增加工资。因为她根本不应该指控麦克马洪或者市议会议长试图掩盖她的有关简宁性骚扰的投诉。但来自一家私人游说公司的麦克马洪否认他在处理这件事情中有任何过失。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