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政策军事化 穷兵黩武保证石油供应 

  的确,如今的伊拉克成了一个由两条战线组成的战场:争夺伊拉克城市的控制权和保护该国广泛分布的石油基础设施免遭破坏和袭击。美国媒体广泛报道前一种战斗,而后者差不多被遗忘了。然而,事实证明,伊拉克石油设施命运的重要性不亚于该国动荡不安的各大城市的。如果不能有效保护石油设施,伊拉克将失去建立稳定政府的经济基础。一高级官员告诉《纽约时报》:“在大计划中,我们军队驻扎的其他地方没有比这(石油设施)更具战略重要性。”因此美军中有相当多的兵力负责石油安全工作。 
  高级官员坚持认为这些任务最终应由伊拉克军队接管,但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一辉煌时刻似乎变得遥遥无期。只要美军还在伊拉克,勿庸置疑,他们就会负责保护易受攻击的石油管道、炼油厂、装运设施以及其他石油设施。由于数千公里长的石油管道和数百个主要石油设施面临安全威胁,这项任务将是长期的,而且日趋危险。目前,游击队似乎能时不时袭击该国的石油管道,其结果是导致大规模爆炸和火灾。 
  保护油管安全 
石油保护神被认为是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的特殊角色。伊拉克的石油设施分布广泛,该国的国民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石油收入。不过伊拉克并不是唯一一个美军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石油安全的国家。美军也日夜保护哥伦比亚、沙特和格鲁吉亚的石油管道和炼油厂,或监督当地军队执行保护任务。美国海军现在负责巡逻波斯湾、阿拉伯海、南中国海以及运往美国及其盟国的石油经过的其他海上运输线路。事实上,美军日益成为全球石油安全的“守护神”。 
  格鲁吉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自1992年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石油公司和政府部门的官员就千方百计想要获得里海盆地,特别是阿塞拜疆、伊朗、哈萨克和土库曼蕴藏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一些专家认为里海尚有2千亿桶没有开采的石油等待发掘,这大约是美国的7倍。但由于里海地处内陆,因此把石油运往西方市场的唯一途径是穿越里海地区-包括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以及车臣、达吉斯坦、印古什和北奥塞梯这些饱受战争蹂躏的俄罗斯共和国。 
  美国公司现正修建一条经过这一危险地带的重要石油管道,它取道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从巴库到土耳其的杰伊汉,全长1600公里。这条管道最终将每天向西方输送100万桶石油,但同时它也面临沿线伊斯兰好战分子和种族分裂分子持续不断的破坏威胁。美国已担负起保护它的重要任务,为格鲁吉亚军队提供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武器装备,派遣军事专家前往第比利斯培训并为负责保护这条石油管线安全的格鲁吉亚军队充当顾问。美国很可能在2005年或2006年这条管线开始营运时扩大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战斗也会随之强化。 
  而在危机四伏的哥伦比亚,美军日益加强对该国易受攻击的石油管道的保护。这些重要的管道将原油从游击战激烈的内陆油田运到加勒比海沿岸各港口,然后再运往美国以及其他地区。多年来,左翼游击队一直极力破坏这些油管以切断哥伦比亚政府迫切需要的收入来源,他们声称这些油管是外国剥削和首都波哥大精英统治的具体表现。华盛顿为了支援哥伦比亚政府并提高其打击游击队的能力,已花费数百万美元帮助其提高石油基础设施安全,开始兴建唯一连接西方石油公司在阿劳卡省油田和加勒比海海岸的Cano-Limon管线。北卡罗来纳布拉格堡的美军特种部队人员现正帮助训练、装备和指导一支哥伦比亚分遣队,后者的唯一使命就是保护这条770公里长的管线的安全并打击沿线游击队的破坏活动。 
  石油与动荡 
  鉴于以下三个重要原因: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空前增强、石油生产从发达国家转向发展中世界以及美国能源外交政策日益军事化,利用美军保护长期不稳定国家的石油设施的安全这种趋势肯定会进一步增强。 
  自1972年美国国内石油产量达到日产1160万桶的顶峰以来,它对进口石油的依赖逐步增强。目前美国国内石油产量是日产900万桶,预计还会继续下降,原因是老油田日益枯竭。即使如布什政府所盼望的最终能从阿拉斯加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开采到一些石油,这种减产趋势也没法扭转。然而,美国的石油消费总量依然呈上升趋势,现在每天接近2千万桶,预计到2025年会达到2900万桶。这意味着该国的石油供应将空前依赖进口-将从现在每天进口1100万桶(大约占美国消费总量的55%)增至2025年的2千万桶(占美国消费总量在69%)。 
  比这种依赖更严重的是,从饱受战争蹂躏的敌对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像加拿大和挪威等友好稳定的发达国家的石油进口量将与日俱增。这是因为早期工业化国家的石油资源不多,而发展中世界的许多石油生产国仍拥有大量尚未开发的石油。因此,我们发现世界石油生产中心正在发生历史性转变-由地球北部的工业化国家转移到南部的发展中国家,而在这些地区政治局势很不稳定,种族和宗教冲突长年不断,极端组织猖獗。 
  不管这些国家存在什么样的历史仇恨,石油生产本身通常也是一种不稳定因素。那些贫穷落后国家突然获得巨额石油财富往往会加剧贫富分化,结果导致因石油收入分配不均而起的持续冲突。统治精英,如沙特皇室或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新兴石油大王为了阻止这种情况发生,限制或禁止公众表达不满,并利用国家安全力量这个镇压机器压制反对派运动。如此一来,反对力量没有机会用和平方式表达不满,唯有通过武装造反或恐怖主义发泄愤怒。 
  出现这种情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发展中世界的许多新兴石油生产国曾经都是前欧洲列强的殖民地,它们对后者恨之入骨。许多发展中国家把美国视为这种帝国传统的现代继承者。全球化造成的社会和经济冲击导致反美情绪与日俱增。由于石油被视为美国染指这些地区的首要动机,加之美国石油巨头被视为美国权力的化身,包括石油管道、油井、炼油厂和装货平台在内的任何与石油有关的设施都被叛乱分子视为理想攻击目标,因此伊拉克油管、沙特的石油公司办事处和也门的油轮频频遇袭。 
  美国能源政策军事化 
  美国领导人以不变应万变来应付石油生产地区稳定面临的系统性挑战,即通过军事手段保证石油的稳定供应。二战后当苏联在伊朗的冒险主义和中东地区的泛阿拉伯运动似乎威胁到波斯湾石油的运输安全时,杜鲁门以及后来的艾森豪威尔政府首先采用军事手段保护石油供应安全。1980年1月,为了回应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和占领以及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卡特总统正式宣布波斯湾石油的安全供应关系到“美国的切身利益”,美国将采取“包括武力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保护自己的利益。卡特使用武力保护石油供应的政策方针后来被老布什用来为1990-91年干预海湾战争辩护,它也为小布什去年入侵伊拉克提供了战略理由。 
  最初,该政策仅适用于世界最重要的石油生产地区-波斯湾。但鉴于美国对进口石油的需求空前增强,美国官员开始把该政策扩大到其他主要产油地区,包括里海盆地、非洲和拉美。首先这样做的是克林顿总统,他试图开发里海盆地的能源潜力,但出于对该地区动荡局势的担忧,美国政府与包括阿塞拜疆和哈萨克在内的未来供应商和重要的运输枢纽格鲁吉亚建立军事联系。克林顿是第一个支援修建巴库-杰伊汉管线的人,他首先采取措施通过提高相关国家的军事能力保护这条石油管线的安全。布什总统在此基础上继续努力,增加对这些国家的军事援助并派遣美国战斗顾问进驻格鲁吉亚;与此同时他还考虑在里海地区建立永久美军基地。 
  通常美国政府都是打着“反恐”旗号采取这些行动的,但五角大楼和国务院的文件表明政府认为反恐和保护石油供应安全密切相关。例如当2004年要求拨款在哈萨克建立“快速反应部队”时,国务院告诉国会需要“提高哈萨克对付恐怖分子对里海石油钻井平台威胁的能力”。 
  类似的情形也在哥伦比亚出现。美军在非洲生产石油地区的军事影响虽然不明显,但正在快速增强。国防部已加快向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的军队输送武器,帮助训练他们的军官并招募军人;与此同时,五角大楼官员已开始寻求在该地区建立永久军事基地,重点锁定在塞内加尔、加纳、马里、乌干达和肯尼亚。在解释修建永久军事基地的必要性时,这些官员只说与恐怖主义有关,但2003年6月一名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的格雷戈·杰斐说“美军在非洲的重要任务是保护尼日利亚的油田安全,将来它们可能占美国石油进口总量的25%”。 
  美国海军越来越多的兵力还被派遣去保护外国石油运输的安全。驻扎在巴林的海军第五舰队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巡逻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的重要油轮航线。海军也提高自己保护南中国海(中国、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称该地区拥有较大开采潜力的油田)、马六甲海峡、波斯湾与美国的东亚盟友之间的重要海上联系的能力。甚至非洲也日益引起美国海军的注意。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2003年5月宣布,为了增强美国海军在邻近尼日利亚和其他重要石油生产国水域的实力,由美国海军驻欧洲司令部指挥(控制南大西洋)的航母战斗群将缩短它们将来对地中海的访问时间,“将花一半时间在非洲西海岸巡逻”。 
  这是美军将来在国外的行动计划。当政府以反恐和国家安全为由来解释在国外的军事冒险行动时,会有越来越多的美军和海员担负起保护海外油田、油管、炼油厂和海上运输线路的安全的责任。由于游击队和恐怖分子可能日益加强对这些设施的袭击,因此美国人的生命危险也将随之扩大。美国人将不可避免地为他们从外国获得的每一升石油付出更高的代价。

 

                          中国作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