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战争发迹史
      

               作者:李 长 久

  美国的领土扩张、势力范围扩大和从全球获利,多与美国对外战争或军事干预紧密相关。但是,对外战争对美国有利也有弊。美国是否能圆成为新型帝国之梦,从而建立美国强权之下的“单极世界”?美国对外战略和对外政策变化将对世界格局、大国关系和世界形势产生什么影响?美国实力继续增强还是走向衰落?这些都是值得我们继续观察和深入研究的重大问题。
    美国建国200多年来,参与战争和对外军事行动达200多次。从1945年到1990年,美国对外较大规模战争或军事干预共124次,年均约2.8次;从1991年到2003年,美国进行40多次海外战争或军事干预,年均约4次。美国的领土扩张、势力范围扩大和从全球获利,多与美国对外战争或军事干预有密切关系
“天定命运说”与扩张领土
  从17世纪起,英国步西班牙的后尘,开始在北美大陆建立殖民地,到1733年为止,英国在北美大西洋沿岸建立了13个殖民地。在英属殖民地人民反抗英国殖民统治斗争取得胜利的基础上,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通过了《独立宣言》,宣布建立美利坚合众国。北美独立战争是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后的一次伟大历史事件,是“美国第一次革命”。列宁指出:“现代文明的美国历史,是由一次伟大、真正解放的、真正革命的战争开始的。”
问题是,美国独立后不久,就开始炮制侵略有理的谬论,并主要通过战争扩张领土。1803年,杰佛逊政府以低价从法国手里“购买”密西西比河以西的路易斯安那地区,这使美国版图扩大了1倍。1810年,美国侵入西班牙所属的佛罗里达西部;1818年,侵占佛罗里达东部,1819年,迫使西班牙政府将这些地区卖给美国。1845年,美国将墨西哥的得克萨斯合并为美国的第28个州。《美国杂志和民主评论》的编辑约翰·奥沙利文在1845年7/8月号《民主评论》上发表的关于得克萨斯问题的社论中首次提出“天定命运”这个概念,他把美国兼并墨西哥的得克萨斯说成是上天的安排,即所谓的“天定命运说”。1846年初,美国国会在辩论俄勒冈问题的时候,马萨诸塞州共和党参议员罗伯特·C.温罗普在国会讲坛上正式使用“天定命运”这个名词。“天定命运说”从此成为美国政府进行领土扩张的一面堂而皇之的旗帜。
  1846~1848年,美国挑起侵略墨西哥的战争,从墨西哥夺取了包括现在的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内华达、新墨西哥4个州和科罗拉多以及怀俄明的一部分,共计12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1846年,美国以战争相威胁,从英国手里夺取了俄勒冈地区的一部分土地。美国独立时的领土面积为75.1328万平方公里、1783年为205万平方公里,到美国内战前已扩大为777万平方公里。美国内战(1861年4月15日到1865年4月9日),实质上是美国第二次资产阶级革命。美国内战的重要意义在于,它粉碎了奴隶主的政治势力,使工业资产阶级掌握了全部的国家政权,消除了严重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奴隶制度,为资产阶级发展开辟了广阔的道路。与此同时,美国进一步对外扩张。1867年,美国从俄国手里“购买”了面积为159.3万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1898年4月25日,美国对西班牙宣战,同年5月和7月,美国海军先后在菲律宾和古巴歼灭了西班牙的舰队。同年12月,美国和西班牙在巴黎签署的合约规定:西班牙放弃对古巴的主权,西班牙撤军后,古巴由美国占领:将菲律宾、波多黎各、关岛让与美国,美国以2000万美元作为获得新领土的代价。美国通过对西班牙战争,将领土扩大到亚洲。1898年7月,美国吞并了夏威夷,1899年,美国占领威克岛,与德国瓜分了萨摩西群岛,得到具有主要军事战略地位的东萨摩西的土地伊拉岛及位于该岛的帕果-帕果港。美国侵占墨西哥大片领土后,美国领土从大西洋沿岸一直扩展到太平洋沿岸,1869年建成了横贯东西的大铁路,使西部资源与东部工业相结合,大大加快了美国工业化进程。到1914年已经铺成的海底电缆长达51.6万公里,通过大西洋海底电缆,保证了欧美之间的信息畅通,结束了美国孤立于欧洲之外的处境,对欧美经济和信息交流产生巨大影响。1903年3月4日,希奥多·罗斯福在就职演说中宣称:“我们是时代的继承者”,“许多事情取决于我们的试验成功与否,这不仅关系到我们自己的幸福,而且关系到人类的幸福。倘若我们失败了,就会动摇全世界的自治政府的基础。”
“门户开放”政策与扩大势力范围
  到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世界已瓜分完毕。从1884年到1900年,英国夺取了370万平方英里的领土,法国和德国分别夺得360万平方英里和80万平方英里领土。整个非洲大陆,除利比亚和埃塞俄比亚外,都已变成欧洲列强的殖民地。亚洲面积为1681万平方英里,至少有944万平方英里的土地由欧洲列强统治,其中:649.6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在俄国的殖民统治下,199.8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下,58.7万平方英里和24.8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在荷兰和法国的殖民统治下,11.4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在美国的殖民统治下。中国、土耳其、波斯、阿富汗、尼泊尔等国,虽然名义上是独立的,实际上都沦为半殖民地。美国驻中国公使田贝认为,如果容忍列强瓜分中国的势头蔓延下去,美国就会失去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
1899年9月6日,美国国务卿约翰·海向英、德、俄、日、意、法诸国发出照会,承认列强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并要求其他列强“不得以任何方式进行干预”;列强应承认他国在本国势力范围内享有同等的关税特权和通商、通航等利益。1900年7月3日,约翰·海向各国发出第二个门户开放照会,声明美国政府的政策是:“保全中国领土及行政的完整……世界各国可以获得同等和公正的条件,在清帝国从事贸易,等等。”“门户开放”政策的实施标志着美国对华政策的新阶段,即从长期以来跟在英国炮舰后面“分一杯羹”的传统政策,转变为奉行独立的帝国主义大国政策。在“门户开放”政策的基础上,美国又提出了“大棒政策”和“金元外交”,也就是“胡萝卜加大棒”政策。罗斯福对他提出的“大棒政策”内涵的解释是:“说话温和,但带根大棒,就一定能成功。”1903年1月,美国使用“胡萝卜加大棒”政策迫使哥伦比亚签署了巴拿马运河条约。美国仅以1000万美元和年金25万美元,就从哥伦比亚手里获得6英里宽的运河地带,租期99年。1914年8月巴拿马运河竣工通航后,使纽约与旧金山之间的航程缩短8000英里,不仅为美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而且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1911年4月,美、英、法、德组成的四国银行团与中国签订币值贷款协定,同年5月,签订了湖广贷款协定。美国代表得意地说:“币值贷款完成了,金元外交终于被证明是正确的。”1912年12月,塔夫托总统在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总结他在四年任期内的外交政策时宣称:“现政府的外交一直是金元代替枪弹为其特征的。”20世纪初,美国主要实行“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但是,在整个20世纪期间,美国交替使用“胡萝卜加大棒”和战争手段,主要仍是通过战争或军事行动扩大势力范围和获取政治、经济以及军事利益,例如在两次史无前例的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是世界大国中惟一、最大的受益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从1914年8月4日全面爆发后,美国同交战双方进行贸易。从1914年到1916年,美国同“协约国”(法、俄、英)的贸易额从8.24亿美元增加到32.14亿美元;美国与“同盟国”(德、奥匈帝国、意)的贸易额从1.69亿美元降到116万美元。由于美国截获密电得知德国答应帮助墨西哥夺回新墨西哥等三州,4月6日美国才正式对德宣战。美国不仅参战晚,国内生产能力未遭受破坏,而且军费也比其他参战大国低。英国的战争费用占本国国民财富的32%,法国占30%,德国占22%,美国仅占9%。一战期间,美国接受各国的大批订单。从1914年6月到1917年6月,美国外贸顺差从4.3亿美元增加到35.6亿美元。从1915年起,美国经济进入了为期五年的“战争繁荣”期。以制造业为例,从1914年到1920年,欧洲制造业生产下降了23%,美国制造业生产却增长了22%。到1919年,世界上有20多个国家向美国借债,“协约国”向美国借债100亿美元,其中英国和法国分别向美国借债40亿美元和30亿美元。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和最大的资本输出国。美国的黄金储备从1913年的7亿美元增加到1930年的45亿美元,占世界黄金储备的40%,世界金融中心开始从伦敦向华尔街转移。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由德、日、意三个法西斯国家发动的。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1939年9月1日,德军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开始。1945年5月7日和8日,德国代表分别与西方盟军司令部和苏军司令部签署投降书;同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向盟军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次规模空前的战争,它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先后参战的国家和地区达61个,占世界人口的80%,即17亿人口卷入了这场战争,其中参战军队达1.1亿人,死亡人数约6000万;直接军费开支达13520亿美元,占各交战国国民收入总和的60%至70%;经济损失超过4万亿美元。美国却又一次成为最大受益国。1935年8月31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中立法。但是,在很长时期内,美国同交战双方做生意。同年10月3日,意大利侵入埃塞俄比亚,10月间美国对意大利的石油出口比平时增加了1倍,11月增加2倍。美国是日本侵华战争所需战略物资的主要供应国。1937年,美国对日出口约28900万美元,其中石油、精炼油废钢铁、原棉4种战略物资为14200万美元,约占出口总额的1/2。直到1941年12月7日,日本对珍珠港发动突袭,在港内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几乎覆没,第二天美国才对日宣战。据统计,从1941年到1945年,军费开支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0%。但是,与俄国、英国和法国相比,美国实际上损失最少、人员伤亡最小。二战期间,美国死亡292131人。从1941年3月起到1945年8月,美国通过实施租借法,共提供租借物资(包括运送这些物资的劳务)约400亿美元,从其他反法西斯同盟国获取的各种战略物资、原料和劳务共约73亿美元。罗斯福总统总结说:租借法带给美国的好处,“不能用多少美元来评价,因为计算既要计算人的生命,也要包括物资资源”。杜鲁门总统认为:“用在租借上的钱,无疑拯救了许多美国人的生命。每一个通过租借法得到装备去参战的俄国、英国或澳大利亚的士兵,都减少了我国青年的战争危险性。”
  在战争需求的刺激下,美国生产迅猛上升,再次出现了战时经济繁荣。1938~1943年,美国工业生产年均增长率高达12.7%。在工业生产中,军需生产所占比重:1941年为22%,1942年升至55%,1943年达到66%。1943年美国军工生产值达375亿美元,接近苏联(39亿美元)、德国(138亿美元)和英国(111亿美元)三国军工业产值之和。经过“二战”,美国工业产值占资本主义国家工业产值的比重,从1937年的42%上升到1945年的60%;对外贸易额所占比重,从13%上升到32%;美国掌握了世界黄金储备的2/3,美元与黄金挂钩,美国成为“金元帝国”。美国夺取和垄断了世界上重要的原料资源。1945年,美国控制了资本主义世界(不包括美国)石油资源的46.3%,铜矿的50%~60%,铀的绝大部分,铝、锰、锡等占亚、非、拉地区生产的22种重要矿产的1/4~1/2。美国在全球建立了近500个军事基地。1946年4月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一次演讲中宣称:“美国今天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比它更强大……这意味着,我们拥有这样的力量,就得挑起领导的担子,并承担责任。”
兴衰之争与新型帝国梦
  通过战争或军事干预,美国不仅扩大了领土面积和势力范围,而且从全球获得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进行的局部战争或军事干预,对美国有利也有弊,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国内关于兴衰之争都与战争或冷战有关。从1950年6月25日到1953年7月27日持续3年的朝鲜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第一次大规模的国际性局部战争。据统计,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军死亡33651人,占美国人口的0.022%;军费开支260亿美元,占美国GDP的15%。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说:“我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司令官。”二战后,苏联经济迅速恢复和增长,高新技术迅猛发展。1953年3月,苏联在美国之后不到一年爆炸了氢弹;1954年6月,苏联建立起世界第一座原子能发电站;1957年8月,苏联发射世界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1961年4月,尤里·加加林乘世界第一艘载人宇宙飞船“东方一号”成功起飞。美国人认为,在教育和科技特别是航天技术领域,美国已落后于苏联。在美国国内,第一次展开了美国兴衰之争。
  从1964年8月2日开始,持续9年多的美国侵越战争,使美国实力地位大大削弱。1971年7月6日,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在堪萨斯城向新闻界介绍情况时说:“同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不久所处的地位相比,美国遇到了我们连做梦也没有想到的那种挑战。”尼克松认为:“美国不再是从经济角度来说的世界头号国家、超群的世界强国,也不再仅仅有两个超级大国,当我们从经济角度和经济潜力来考虑问题时,今天世界上有五大力量中心(美国、日本、西欧、苏联和中国)。”在美国国内,第二次展开了关于美国兴衰的辩论。二战后期的两个主要盟国,战后不久就开始争夺势力范围,特别是1981年里根担任美国总统后一再强调,面对苏联要“实现统治世界”的战略目标,“西方文明”进入“最危险的10年”,美国在抵御苏联扩张方面是“惟一能够担任领导的国家”。1983年3月23日,里根提出并实施“战略防御计划”,即“星球大战”计划。到1992年,美国和苏联分别拥有9862枚和10909枚核弹头。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认为,里根“抓住苏联当时集中精力发展军事力量,而其他方面物质基础薄弱的弱点,通过坚决发展战略防御计划,最终拖垮了苏联。”
  美苏进行大规模军备竞赛,也导致美国连年出现巨额财政赤字、国债急剧增加。美国国内再次展开兴衰之争。美国哈佛大学著名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于1987年出版《大国的兴衰》一书,总结了1500年以来世界大国的相互关系和兴亡盛衰、成败得失的经验教训。肯尼迪认为,美国正处在“相对的衰落”过程中。兴衰之争,推动了体制和科技创新,推动了经济结构调整和高新产业的崛起,推动了企业特别是跨国公司的重组和改革,推动了美国对外战略和政策的调整。因此,百年来美国一直保持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的地位。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持续增长117个月,成为美国经济有周期记载以来最长的一次扩张期,美国实力地位大大增强。2000年,美国GDP占世界GDP的比重从1990年的24.5%上升到31.5%;美国研究与开发投资占世界研发投资的45%,相当于西方其他几个大国研发投资之和;美国军费开支占世界军费开支的41%,相当于其他大国军费开支之和;美国的国际竞争力已连续9年居世界第一位。德国《明镜》周刊认为:“在人类的整个历史上,肯定没有一个国家像当今美国那样,通过其政治、坦克和产品牢牢地控制着世界。”
  早在冷战结束后不久,被称为“鹰派”的美国“新保守派”已开始为“美国新世纪”制定计划。在1992年即老布什执政的最后一年,后来称为“鹰派”理论家的五角大楼三号人物保罗·沃尔福威茨在其提出的《防御计划指南》的秘密报告中,已经提出一套新理论,主要观点是:“苏联垮台后,美国应该确保没有任何新的超级大国能够向美国在全球的统治地位提出挑战。”报告提出:“我们应该参加一些联盟,但是这些联盟应该是专为某事而成立的联盟,当集体行动无法实施的时候,美国应该能够独立行动。”1998年1月27日,“新保守派”的核心人物写给克林顿总统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出必须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在这封信上签名的理查德·玻尔、沃尔福威茨和拉姆斯菲尔德等人认为,继推翻伊拉克和叙利亚政权、重塑中东版图后,就实施“美国新世纪”计划。他们特别强调:“现在,国际秩序和安全与美国利益的关系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密切。即将来临的新世纪的挑战就是要维护并加强美国强权之下的世界和平。”
小布什入主白宫后,采纳了“新保守派”提出的“美国新世纪”计划的理论和政策,“新保守派”的核心人物切尼、拉姆斯菲尔德、沃尔福威茨等人几乎都成为布什政府的主要官员和这一计划的积极推行者。“9·11”事件为布什政府实施“美国新世纪”计划提供了历史机遇。2002年4月5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在一次演讲中认为,“9·11”事件后世界给美国带来的不仅是巨大的威胁,而且有巨大的机遇。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应该充分地把握机遇,采取主动出击的形式,建立新的国际秩序。同年6月1日,布什总统在西点军校发表演讲中指出:“面对新的威胁,需要新的思维”,这个新的思维就是实施“先发制人”打击和统一价值观。布什把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邪恶轴心国”、恐怖势力列为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主要目标。同年9月,布什政府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重申“美国新世纪”计划,该报告宣称:“美国应该竭尽全力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与此同时,如果需要,我们也应该毫不犹豫地独自采取行动。”
  美国不仅要“先发制人”地打击“邪恶轴心国”、“无赖国家”,而且要整治“弱国”和“麻烦国家”。2003年1月14日,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理查德·哈斯在乔治敦大学发表题为《主权:现有权利和演变中的责任》的演讲中宣称:“主权现在既不是绝对的也不是无条件的。”他说:“‘9·11’事件提醒我们,弱国也会像强国一样危害我们的安全,它们会为极端主义分子提供培训基地,成为罪犯、毒品走私和恐怖分子的天堂。国外的这些非法行为给国内造成破坏。我们当前一项最紧迫的任务就是防止当今的麻烦国家变成明天的失败国家。”根据“新保守派”的理论,美国正在调整其在欧洲和亚洲的军事力量部署,积极开拓和建立新的基地。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通过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美国已在“中东、中亚和巴尔干地区建立了新基地,美国军队如今以任何大国都未曾有过的强力控制着全球,从格陵兰冰冻的荒原到阿富汗南部的沙漠都不例外。”哈佛大学教授伊格纳蒂耶夫分析指出:“美国已不仅仅是一个超级大国,而是一个正在寻求领土以外的国家利益的新型帝国。”
美国是否能圆成为“新型帝国”之梦、建立美国强权之下的“单极世界”,将继续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和挑战。在美国国内,也有温和派和冷静的政治家。美国著名学者、世界体系论主要代表伊曼纽尔·沃勒斯坦在美国《外交政策》2002年7/8月号发表题为《老鹰坠地》的文章认为,仍在深化的对美不利因素将导致美国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战争只会加速这一进程而不能挽救美国霸权。美国前国防部长助理、现哈佛大学肯尼迪行政学院院长约瑟夫·奈认为,在今后10年或20年,美国无疑仍将在军事上处于支配地位,但是,随之而出现的“胜利主义”气氛是危险的。他指出:“为所欲为与毫无作为同样危险。”约瑟夫·奈认为:“美国比处于帝国鼎盛时期的英国更加强大,但它对其他国家内政的控制权却比不上统治1/4地球时的英国。”他指出,新保守派“可能终究会发现,这个世界上的惟一超级大国不适合当帝国。”
  21世纪头20年美国是否继续强化“单边主义”、实施全球扩张战略?美国实力继续增强还是将走向衰落?美国对外战略和政策变化将对世界格局和大国关系产生什么影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大趋势会不会发生重大变化?这些都是值得我们继续观察和深入研究的重大问题。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