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意义
   几乎每一个哲学家都把探求生命的意义作为自己终身追求的目标,一种又一种的学说和理论试图对生命做出它们自己的解释,但生命就是生命,不是什么理论所能解释的,就象历史不是人写的,而是时间写的一样。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揭开生命她那神秘的面纱的一角,去探索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
欲望——
    可能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东西,每个人都试图和它划清界限,但当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成功地和欲望一刀两断之后,却发现欲望仍然像影子一样紧紧跟着他们。
    几乎人的每一种需要都可以称之为欲望,这与我们平时的观念大不相同:饿了要吃,困了要睡。心理学家把人的需求,也可以说是欲望吧,分成七个等级:生理、安全、相属、性、爱、尊重、自我实现。这些好象和与罪恶划上等号的欲望不着边际,但是大多数人看问题总是不能切中要害(这也许是社会需要哲学家的原因),欲望本身是一个中性的概念,甚至可以说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助推器。试想,如果人类没有对美食的欲望,也许我们现在还在茹毛饮血;如果人类没有对住宅的欲望,我们将永远住在山洞里,没有欲望人类又怎能主宰地球?没有欲望生命又如何进化?罪恶的花朵不在欲望的根上,对欲望不择手段的追求才是邪恶的源泉。在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里,不择手段达到目的是强者的象征,是力量和智慧的标志。但在文明已经高度发达的人类社会中,对有限资源的竞争必须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这也许是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对欲望的追求必须使用被大家所认同的手段,否则就会被视为邪恶。这也是人自认为高出其他动物一等的重要理由。但这条定理仅仅在和平的年代成立,在战火纷飞的日子,胜者王侯,败者贼寇已经被无数铁和血写成的事实证明。对权力的追求,对地位的渴望,使得阴谋诡计成了“兵不厌诈”,强取豪夺也理直气壮起来!反正所有的罪过都可以搬到失败一方的头上,而正义和真理则可以张冠李戴,放到自己这一边。所有的卫道士都对这个理论嗤之以鼻,欲除之而后快,但问题在于他们对此举不出一个反例,要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呢!
    有人要问,既然这世界上没有对和错的标准——今天被奉为神明,明天却被打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那为人处世的标准又是什么呢?对我们来说,做好每一件事情,完成自己的目标,也就问心无愧了。至于旁人是怎么评论的,不是我们的力量所能干涉的,不可能所有人都成为你的朋友!历史不是谁写的,历史是时间写的;对一个人的评价,不是他的老板,不是他的父母,是时间,只有能经受时间的考验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也许你会认为我跑题了,欲望怎么又扯上了做人的准则呢?其实我并不想为欲望平反,事实上我也做不到这一点,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既然欲望这个邪恶的代名词都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坏,那么这个世界上“对”与“错”的标准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为人处世能够做到对得起自己,也可以算得上没有白在世上走一遭了。
不以成败论英雄——
    英雄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千百年来无数人讨论过这个问题,既然不以成败论英雄,那么什么是成功,什么又是失败呢?也许永远没有答案。
    项羽是许多人心目中的英雄,光明磊落的形象远不是老奸巨滑的刘邦可比,就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也充满了万丈豪情,“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他也被许多人在辩论时作为“不以成败论英雄”的重要论据,但不要忘了,“不以成败论英雄”不是评判是不是英雄的标准。而是评价英雄的标准,也就是说,只有当一个人成为英雄时,人们才不用“成败”来评价他,而他必须取得成功之后大家才会认同他英雄的地位。项羽虽然败走乌江,但他破釜沉舟,力克强秦,被诸侯奉为西楚霸王,为天下诸侯之首,声威震于华夏,令人只能膝行向前。这不叫成功,什么才是成功呢?现在,这句话已经成了许多人不思进取,安于现状的理由:反正“不以成败论英雄”吗,那么我的失败也是可以原谅的。可是别忘了,你还不是没有成功,你还不是英雄!现代社会的竞争日益激烈,给每个人的时间和机会都是有限的,没有人会有足够的耐心让你一次又一次地去尝试,去失败,君不见多少大牌球星因此沉沦吗?有许多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成功,便成仁”,如果说高考的一时失手只是失去了一年的时间的话,那么以后的一念之差就会让人遗憾终身,甚至毁了一个人的一生!也许你会说这岂不是太残酷了?但是在适者生存,物竞天则的自然界(也包括人类社会),这是最有效也是唯一的选择标准。只有成功才能确保你不被自然淘汰,即使是威风八面的楚霸王,失败后也只能自刎乌江。勇敢地面对现实,努力去争取成功吧!
——难道只有成功才能使自己生存?这里牵扯到一个什么是成功的问题,同一件事,对他是成功,对你可能是失败。争取的只是属于自己的成功,只要达到自己的目标,就是成功
生命结束之后——
    不是讨论丧葬的繁冗过程,也不是研究人死后究竟有没有灵魂,而是一件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考虑过的事。
    人们对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一向很看重:学生担心老师向家长告状;职员害怕有人向老板打小报告;热恋中的人通常会不厌其烦地问对方自己是否好看。但是有人想过自己死后的评价吗?“赢得身前生后名”,辛弃疾算一个,曹操也说过自己的墓碑上只要刻上“曹侯之墓”就心满意足,看来古代的贤人对自己死后的声誉都极为看重。但现代人对此似乎有写遗忘,也许是人太多的缘故。但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新青年,这却是一个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死了之后别人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的自由,谁也不会从棺材里爬起来告他诽谤!要赢得死后的好名声,生前的所作所为必须是为大家所敬仰的,钦佩的,而不是强权暴力下的唯唯诺诺,也不是两面三刀的恭维吹捧。有句俗话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许多人怀疑它的真实性,历史上确实有许多恶贯满盈的人得到善终,却没有得到“报”,比如慈僖太后和秦侩;有许多好人没有得到回报便永远离开了我们,比如雷锋。但他们得到的“报”却是流传千秋万代的评价,他们生前没有得到“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生前再多的荣华富贵也不能带进棺材,生后的名声才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它是一个人曾经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不能流芳千古,也要遗臭万年!这句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名声不管好坏,总比没有要好,至少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有人会记住你,这才是对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这个问题也许离我们还很遥远,没有什么考虑的必要,但是事到临头才醒悟往往已经迟了,有备才能无患,人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让尽可能别多的人知道自己,记住自己,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为之而奋斗!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