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400颗卫星霸占太空

   不久前,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公布了最新的全球卫星数据库。该数据库显示,目前正在环绕地球飞行的各类卫星共有811颗,其中一半以上属于美国,达到413颗,而军用卫星更是达到四分之一以上。这充分表明,美国正在加速夺取太空控制权。
    美国拥有的卫星数量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忧思科学家联盟”卫星数据库的资料来源除包括各国政府、公司、科研机构等官方正式发布的消息外,在很大程度上还依靠卫星爱好者的彻夜观察。因此该数据库中的许多资料是首次公布于众。例如美国造价10亿美元、高度机密的“迷雾”-2号卫星,尽管美国政府想方设法把它伪装成宇宙中的小碎片,但它还是被卫星观察家发现了。
  根据“忧思科学家联盟”提供的信息,“迷雾”-2是一颗高分辨率的侦察监视卫星,1999年5月22日发射,预期寿命超过5年,最多可以携带7吨的火箭燃料,以便它改变轨道或调整方向。
  在数据库所披露的美国413颗卫星中,有90多颗为纯军用卫星,加上军民两用卫星,可以用于军事或间谍侦察任务的卫星总量超过了100颗,其中40颗军用和侦察卫星是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掌握的绝密卫星。
  俄罗斯拥有的卫星数量仅次于美国,共有87颗。该组织统计认为,中国的卫星数量位居世界第三,但只有34颗,远远低于美国和俄罗斯。值得注意的是,中俄两国的卫星总数甚至还不及美国的军事卫星数量。此外,欧洲国家共有约70颗、日本有28颗、印度有14颗卫星。
      美国太空军事化政策日趋成型
  今年3月,美国防部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明确将太空和陆、海、空和网络空间定义为同等重要的、需要美国维持决定性优势的五大空间。2002年8月,美国防部公布的《联合太空作战行动纲要》和空军在2004年8月颁布的《反太空作战行动纲要》,更加详细地阐述了美军如何“在太空、从太空和通过太空”执行作战行动。
  从美军的研究来看,未来与太空有关的军事行动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发动太空作战。即利用本国各种天基武器系统向对手的各种天基系统发起攻击,使其无法正常发挥作用。达成这一目标的手段有多种,并且逐渐升级:释放电子干扰,使对手的天基系统在关键时刻短时间内失灵;破坏对手天基系统的某一功能,如航天员只损坏对方间谍卫星的照相功能而维持其他功能完好,对其形成心理威慑;使用天基激光武器或动能武器,对对方的系统进行硬杀伤或彻底摧毁。
  第二,支持地面、海上和空中作战。由各种侦察、定位、预警卫星所组成的网络,不仅为部队作战提供准实时的情报支持,还指引基于各种平台的武器实施精确打击。而随着天基武器系统的进步和发展,未来从太空对地面目标直接发起打击也将成为可能。同时,海、陆、空部队也可以为天军的作战行动提供支持,如轰炸机部队或特种部队破坏或摧毁对手的地面系统,使其天基系统因缺乏地面的指控而丧失作战能力。
  第三,进行太空支援,主要指为现存的天基系统提供技术和物资支援,保持或增强其作战能力。例如提供能源、器材、装备和维修等各种服务,或者发射各种飞行器和运载作战系统。
  为了实现太空军事行动,美空军于今年1月公布的2004年版《转型飞行计划》,列举了美军未来在研发太空武器方面的重点项目,如地基激光反卫星武器、空射反卫星导弹等,能够从太空打击深埋于地下目标的具有极高速度的“上帝之杖”等等。
  根据美空军提出的“全球打击”概念,未来这些太空武器在2015—2020年实现部署之后,要实现在90分钟内打击地球表面上的任何目标,并力争将打击时间压缩到30到45分钟。像“上帝之杖”载有多条又长又细,用钨、钛或铀制造的金属棒,每支金属棒重约100公斤。当武器系统放出金属棒后,金属棒会以11600公里的时速急速撞向地面,威力相当于小型核弹。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美国也开始进行太空演习,为未来的太空行动进行作战试验和积累经验。如在2001年1月,美国空军在科罗拉多州的太空战实验室秘密进行了以中国为假想敌的“施里弗”-3太空战演习。
  俄建“天军”应对美国
  由于美国通过太空军事化来夺取太空优势的政策越来越明显,为了避免与美国的差距越拉越大,在未来竞争中处于战略劣势,其他大国也相继加大了在太空领域的投入,并逐步向建设“天军”的方向靠拢。
  俄罗斯从1993年就开始筹建太空作战、预警和侦察系统,1997年完成了火箭部队、军事航天部队和导弹防御部队的合并工作。2001年正式成立航天部队。俄新社军事观察员基斯利亚科夫透露,去年俄发射卫星23颗,位居世界第一。俄认为,多发射卫星本身就能保护本国的卫星安全。此外,去年10月,俄罗斯航天科学院专家撰写的分析报告认为,维护俄罗斯国家安全的关键一环,就是研制和发展军民两用太空技术装备,这样做可以把本身不是武器的航天器赋予军事用途。
  目前,俄研制的“格洛纳斯”导航系统已经形成体系,其他军民两用太空技术装备的研制也正在抓紧进行。
  (来源:《世界新闻报》2005.12.27 星期二 第96期 总第1215期 第24版)

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 

    卫星导航定位指利用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提供的位置、速度、时间等信息来完成对地球各种目标的定位、导航、监测和管理。

    像美国的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它的空间部分是由24颗卫星组成的,每颗卫星都不断发出测距信号和导航电文;地面上的接收机接收到卫星发出的信号,可以测定接收机天线到导航卫星间的距离,并解算导航电文得到卫星空间坐标。一般来说需要同时接收4颗卫星的信号,经过解算便能确定接收者所处的位置、行进速度等。定位卫星发出的信号覆盖全球,而且不易受天气影响,因此能全天候、全天时对地球上任何地方、无论是移动的还是固定的目标进行导航定位。全球定位系统属于美国第二代卫星导航系统。是在子午仪卫星导航系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采纳了子午仪系统的成功经验。和子午仪系统一样,全球定位系统由空间部分、地面监控部分和用户接收机三大部分组成。该系统的空间部分使用 24 颗高度约 2.02 万千米的卫星组成卫星星座。21+3 颗卫星均为近圆形轨道,运行周期约为 11 小时 58 分,分布在六个轨道面上(每轨道面四颗),轨道倾角为 55 度。卫星的分布使得在全球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可观测到四颗以上的卫星,并能保持良好定位解算精度的几何图形( DOP )。这就提供了在时间上连续的全球导航能力。 

  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拥有军用和民用两种功能。目前,世界上卫星导航定位系统有美国的GPS、俄罗斯的GLONASS、我国的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以及欧洲在建的Galileo系统。每个系统都有着各自的应用特点。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和俄罗斯在开发GPS和GLONASS 时,更在意的是这种存在的军事用途。随着美国GPS在民用方面的出色表现,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商业价值逐渐被重新认识,到2005年,全球GPS市场已经达到310亿美元,其中55%的份额在美国国外。而俄罗斯的GLONASS由于缺少经费,目前在轨星只有6颗可用,不能独立组网,只能与GPS联合使用。

  欧盟在2000年初开始建造民用的“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并采取开放的国际开发模式。欧盟正在计划建设伽利略系统,它的空间部分将由30颗卫星组成。

  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卫星导航应用都是建立在美国的GPS之上。如果一旦发生大规模战争,美国关闭卫星,那很多国家也就只能坐等挨打。早在海湾战争时,美国就曾置欧盟各国利益于不顾,一度关闭对欧盟的GPS服务。因此,赵耀升说:“中国这样的大国,必须有自主的卫星导航系统。这就是建立‘北斗’系统的另一个意义。”

  “我国目前正在使用的是‘北斗一号’卫星导航系统,它能够完成我国以及周边区域内的卫星导航定位,而现在正在研制‘北斗二号’导航卫星,它一旦成功,将实现全球卫星信号的覆盖,我们的生活将受益更多。”

北斗系统空间部分是由2颗工作星和1颗备用星组成,其定位原理与全球卫星定位系统有所不同。北斗系统能覆盖整个中国及周边地区,不仅投资少,而且拥有通信功能,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则没有,更重要的是北斗系统是我国自主的卫星导航系统。把国防应用建立在别国的卫星导航系统上是不可靠的。

  卫星导航系统最初是用于军事领域,美国和俄罗斯都是如此,如用于核潜艇远洋定位、导弹导航等。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解决了在沙漠中定位的问题,而在这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国98%的武器都用了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自从1995年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向民用开放后,迅速应用到各个领域,其应用大大超出了当初人们的想象。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