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生活讲和--马德     

  在较量上,我喜欢看大智慧的博弈。
  像大侠出招,大气深蓄,巨势暗敛,捻髯谈笑间,胜负的尘埃便寂然落定。在这样的博弈中,我看到的是人生的美,沉静,恬淡,雍容华贵而又举重若轻。
  相比较来看,小聪明的比试,更像是花拳绣腿,一招一式间,展露的都是人性的短处。他们呈现给世界的,是庸俗、丑恶甚至肮脏。这个世界无聊的热闹和琐碎的动静,都是刷小聪明的人制造的。
  在智者那里,我们听到的,只有天籁。
  金钱,权力,荣耀,不是幸福指数。
  幸福的天平所称的,只是灵魂的质量。
  而灵魂的质量只包含两个方面:心灵的自由和高贵。
  所以,一个一辈子都让自己的灵魂委曲求全的人,无论他有多少钱,有多高的权力,有多大的荣耀,都不会是一个幸福的人。
  除了爱情,我没有看到过谁和谁真好得一塌糊涂过。
  我只见过利益的集合体。也就是说,人世间某一撮人的聚合离散。“哗啦”一下聚在了一起,又“哗啦”一下四散了去。他们在公共场合里,称兄道弟,热情地相拥,热情地谈笑,热闹地推杯换盏,热心地嘘寒问暖,却又各自心怀鬼胎。
一根根利益的枝条上,站满了各色虚情假意的雀子。生活的大幕上,不会留下它们苍白的歌唱。
  所有的奋斗在路上,所有的追逐在路上,所有的成功在路上,所有的失败在路上,所有的荣耀在路上,所有的恩宠在路上,所有的陷阱在路上,所有的诱惑在路上,所有的沉沦在路上,所有的得意忘形在路上,所有的失魂落魄在路上,所有的踌躇在路上,所有的折戟(jǐ)尘沙在路上。
  我们把鞋交给路,把脚交给路,把汗水交给路,把智慧交给路,把生命交给路,把灵魂交给路,我们把人生的一切交给路。
  诗人说,路啊路,飘满红罂(yīng)粟。
  我们越走越远了,远得,已经看不到自己。
  炎樱说,每一只蝴蝶都是一朵花的灵(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我想说的是,如果生活哪一天突然空降给我们一个并不世俗的别致想法,不要辜负它,或许,它就是化了蝶的灵魂,它要引领我们,找回从前的自己。
  (邓卉卉摘自《燕赵都市报》2012年3月23日)

                   中国作文网www.zw7.net